澳门风情

2017-03-22 23:04:52

氹仔官也街

龙环葡韵住宅式博物馆大概是因为读了上一本《欧风欧雨》,我开始听古典音乐。是因为有一章讲到匈牙利的布达佩斯,提到了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心血来潮的我就带上耳机,第一次听着匈牙利的音乐,认识了关先生笔下的布达佩斯。布达佩斯是我一个朋友很想要去的地方,也是在那一班从布达佩斯开往维也纳的火车上,Jess和Celine相遇了。大概因为那一首李斯特后,开始喜欢收藏各种大提琴,钢琴曲的歌单。喜欢看书睡前,都听听,想象自己在在那样古典唯美的夜里,惊喜又慌张。

澳门由澳门半岛,氹仔和路环两个离岛,外加连接两个离岛的路氹组成。从尖沙咀的中国客运码头坐船,就会到达氹仔。

从码头到氹仔市中心的计程车上,听着司机A跟他的朋友B语音聊天,爆笑不止。他们会肆无忌惮地说点粗口,我耳朵没有很抗拒。反倒觉得很舒服,这样的粤语,很地道啊,不是吗?

司机B: “小姐,我把你车到这里,少走点路”

司机A: “你洗唔洗服务咁周到啊?”

司机B: “顶你啊,女仔行路行的多脚粗啊嘛!”

司机A: “咁你人翻屋企,你车到人地屋企门口啊!”

终于到我下车了,司机很好人地拿着我的地图,说要告诉我现在的位置。亚婆井前地

主教山教堂司机B: “咦?睇来系靓女,喂,影张相来睇下啦”

司机A: “佢听到你地讲野嘎,不过唔应你地喳”

澳门,很真实,不是吗?

氹仔官也街附近。石头路,铁皮房,老老旧旧的,满满都是年代感。长长窄窄的街巷,人们敞开家门,或悠闲,或忙碌。时间还是静止在七八十年代的澳门。

这样的店面,也是满满的怀旧情怀。

无论怎么绕,总会遇见一两座葡式建筑。恰到好处的惊喜,完美演绎中西风情。

今天的澳门,阳光很好。Fa bel tempo 不会说葡语,但近期学的意语,总该派上用场。

龙环葡韵住宅式博物馆(Casas-Museus da Taipa)龙环是氹仔的旧称,葡韵则指这里五座葡萄牙式的建筑,是以前土生葡人的官邸。觉得它的葡语念起来一定很好听,而中文龙环葡韵,一听就让人心动。

很美的青蓝色,在蓝天下,格外清新淡雅。 暖色调,是我对葡式风情的第一印象。

亚婆井前地(Largo do Lilau) 朋友说这是他小时候常去的地方,很舒服很美。阴阴凉凉的,枝叶把午后的阳光剪碎,斑驳地洒在地上,墙壁上,柔美至极。听说,以前的老婆婆们都喜欢来亚婆井的小公园里聊天打发时光,还喜欢拿塑料瓶打亚婆井的井水回去饮用。这大概就是亚婆井名字的来历吧。不过,后来城市发展,下水道的防漏措施不足,导致废水下渗,污染了地下水,所以就把这小小的井都封了。难怪在亚婆井前地都看不到井。

走了好远的路,才到的妈祖阁。进去求了人生的第一支签。新的一年,又处在人生交叉口,努力吧。无论顺心或逆意,都在这年好好成长。人生那么短,再难过,我都不想快进。

主教山教堂(Ermida da Penha),坐落在澳门西望洋山山顶,Penha的葡语原意为海边之山岩。

几乎每一座教堂都是天主教。但朋友说,信徒不多。图为主教山顶的教堂全貌,是哥特式的尖顶风格。其实对宗教历史了解不多,建筑风格也只是一知半解。我想,此行回去,我会很有兴趣研究更多。喜欢这样,每一趟出走,都挖掘一点小兴趣。知道更多的东西,会让旅行更有趣。

我喜欢用脚步丈量一座城市。比如说,今天一天在澳门就攒了23公里。因为电话不能用,无法Googlemap,就全程靠著路牌和路人,在澳门来了个历史建筑群的暴走。

在西望洋马路,是清一色的粉色建筑。每一条路,都可以认识它的中文名字,以及只看懂字母不懂发音的葡语名字。

民国大马路前面是开阔的西湾河。绿色的合水,被三点的太阳,晒的金灿灿的。在这边跑步,应该很舒服惬意。讲真,澳门真没有马拉松嘛?

这一路走下来,很震撼澳门政府对文物建筑群的保护。

我大概把经过的每一个路牌都拍了个遍。上次在香港随意拍的街景,发给朋友。他居然把每条街的名字以及背后的历史都讲了出来,我简直都惊呆了。这次来澳门也是随口一问,他列了三大段的景点,还补了句“不够还有”。为表感激,我决定把走过的每条路都拍给他看看。

檀香山咖啡,始于1950年,老牌咖啡厅。点了杯iced cappucino以及吃了又吃的猪仔包。跟隔壁桌的大叔聊了很多,包括澳门的生活,经济,就业。80年代移民来澳门,公务员退休,儿女又进了政府部门,可谓是生活无忧啊。人很好地给我讲了很多澳门的历史,还抢着把我这顿饭埋单了。他说,交个朋友,下次来澳门要打电话给他。

东望洋灯塔(Farol da Guia),用于悬挂风球讯号以及航海照明。阶梯正前方是圣母雪地大殿。本以为是个小教堂,进去发现墙上的壁画很美,回来查阅资料才发现壁画画的是圣经的故事。澳门文化局专门找专家一笔一画修复,才得以将壁画原貌重现。

哈,东望洋山上澳门一景。

入夜了,新马路边上的议事亭前地,尽是充满年味的灯笼和花灯。才发现,要过年了呐。香港澳门的年味,真的会比大陆浓,庙会灯会啥的,都是传统。在看了一天的葡式风情后,再置身于这样一片中国红之中,听着广播里的粤剧,感受着人潮的涌动。

历史路线最后一站,大三巴(Ruinas de S.Paulo),本来期待不高,因为是大众景点,但也是经典。第一眼看到,着实哇了一声。

很庆幸,我是在黑夜降临后才赶到。它像一首小夜曲,弹着南欧风情的蓝,奏着巴洛克式的白,像大提琴独有的,古典而深情。

它是位于圣保禄山上天主之母大教堂的前壁。教堂始建于1583年,先后发生三次大火,1835年的那场大火后只剩下眼前的前壁以及底下的68级台阶。perish or survive, 残缺,是否更能体现历史的重量?

这里不适合喧闹,越是靠近大三巴的地方,时间有种静置的质感,我只想静静地坐着,极致地感受今日这最后的一抹南欧风情。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澳门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