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的香港

2017-03-22 23:04:50

●张爱玲 《倾城之恋》

张爱玲(1920-1995),1939年入读香港大学;1952年再到香港,任职美国新闻处。居港期间出版《秧歌》及《赤地之恋》两部长篇小说。1961年到访台湾及香港,随后数年为香港电懋电影公司撰写多部电影剧本。

那是个火辣辣的下午,望过去最触目的便是码头上围列着的巨型广告牌,红的、橘红的、粉红的,倒映在绿油油的海水里,一条条,一抹抹刺激性的犯冲的色素,窜上落下,在水底下厮杀得异常热闹。流苏想着,在这夸张的城市里,就是栽个筋斗,只怕也比别处痛些,心里不由得七上八下起来。……

上了岸,叫了两部汽车到浅水湾饭店。那车驰出了闹市,翻山越岭,走了多时,一路只见黄土崖,红土崖,土崖缺口处露出森森绿树,露出蓝绿色的海。近了浅水湾,一样是土崖与丛林,却渐渐的明媚起来。许多游了山回来的人,乘车掠过他们的车,一汽车一汽车载满了花,风里吹落了零乱笑声。

●龙应台 《乡野香港》

龙应台(1952-),散文家、文化评论者。2003年到2012年间在港居住,出任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客座教授及研究学者.。主要作品有《野火集》、《目送》、《龙应吧的香港笔记@沙湾径25号》、《思索香港》等。

沙湾径的宿舍在山腰上,眺望中国南海。每天黄昏,夕阳准时和你在阳台上交会。只不过中秋过后,阳光一天比一天淡薄。到了阳历十月,市场里原来光溜溜的柚子看起来都皱了皮,太阳就落得更早。下午五点半,南海上方的太阳,因为雾色的烟岚像水墨一样晕开,太阳就像一只刚刚剥开的蛋黄,油澄澄地一枚,悬浮在空中;用目测,感觉它离海面大约是两株木麻黄的高度;《山海经》里的木麻黄。

海面有细细的波纹,水光摇晃,像千千万万片透明的金属薄片因风流动。阳光慷慨地刷亮一条水道,金金粉粉地荡开来,先是银楼里那种黄金灿灿,然后变成一吹就破的淡得不能再淡的依依绯红,让你想起欧洲四月初开的苹果花。在你出神的片刻,一艘船悠悠滑进了绯红的光影中央。

●李碧华 《胭脂扣》

李碧华(1959-),编剧、作家。出生并成长于香港。主要作品包括《胭脂扣》、《霸王别姬》、《青蛇》等。

星期天,大部分都休息。一些不休息的店铺,稍稍张了半扇门,里头有不知岁数的老人在扇着折扇,闲话家常。墙头有毛笔写了该店的货品名称,珠珀猴枣散、清花玉桂、金丝熊胆、老山琥珀、正龙涎香、箭炉麝香、公母犀角、金山牛黄、珍珠冰片……我完全不懂得是什么玩意?……

新春正月里,正是大戏锣鼓最热闹的时分,大中小戏班,都忙于演出。如果连这兴旺的佳节也乏人问津,仿效观音大士坐莲(年),那也真是华光师傅不赏饭吃了,不如及早回头是岸。

十二少在华叔的班子里,只是一个新小角色。有时甚至只在日班踏踏台毯而已。在太平大戏院,又似比外头铁皮架搭的棚子要好得多。……

大势已去,是的。到了一九三五年,香港政府严令禁娼,石塘的风月也就完了。在如花死后两三年之间,整个石塘咀成为一阵烟云。谁分清因果?也好像她这一死,全盘落索,四大皆空。

●董桥 《浅水湾旧事》

董桥(1942-),散文家、藏书家。1965年来港,曾任《明报月刊》总编辑及《读者文摘》中文版总编辑。主要作品有散文集《双城杂笔》、《这一代的事》、《英华沉浮录》、《故事》、《绝色》等。

四十多年前初来香港那几年我常去浅水湾。申石初先生的好朋友俞老伯住在浅水湾酒店附近,他是老上海洋派人物,午觉醒来喜欢散步到酒店里喝下午茶吃张爱玲喜欢吃的scone。申先生也喜欢,每隔十天半个月总约我一起去陪陪俞老伯,一起在下午茶座上聊天聊到夕阳西下才进城。……

张爱玲也忘不了《倾城之恋》里一些标致的句子:“如火线上的浅水湾饭店大厅像地毯挂着扑打灰尘,拍拍打打,至今还记得写到这里的快感与满足”!我倒记不得那幅地毯了,依稀记得的是大门石阶两边那几盆花草在午后的阳光下像迎送宾客的一群俏丫环。忘了是走廊还是阳台上的那一地方砖,俞老伯说是跟澄泥砚一样泛起暇头的土红。最牵情的自然是眼前那片海,比青花更青。

●余光中 《蔡元培墓前》余光中(1928-),诗人,散文家。1974年来港,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教授十一年。居港期间曾任《香港文学》、香港青年作者协会顾问。主要作品有《莲的联想》、《与永恒拔河》、《高楼对海》、《听听那冷雨》、《记忆像铁轨一样长》等。

作品选段:

六十年后隔冷漠的白石

灼热的一腔心血

犹有余温,那淋漓的元气

破土而出化一丛雏菊

探首犹眷顾多难的北方

想墓中的臂膀在六十年前

殷勤曾摇过一只摇篮

那婴孩的乳名叫做五四

那婴孩洪亮的哭声

闹醒两千年沉沉的古国

从鸦片烟的浓雾里醒来

在惊魇和失眠交替的现代

却垂下摇倦了摇篮的手

再摇也不醒墓中的人

只留下孤儿三代来拜坟

黑头黄郎和白头周公

和斑头华发中间的一代

香火冷落来天南的孤岛

高阶千级仰瞻的孺慕

甘冒亚热带嘶蝉的溽暑

不觉回头已身在绝顶

一阵阵松风的清香过处

恍惚北京是近了,而坡底

千窗对万户一幢幢的新寓

樯连橹接波撼的市声

攘攘的香港仔,听,却远不可闻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笔下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