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要有自己的底蕴

文/ 林水   2017-03-22 23:04:48

查振刚,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附属第一医院党委书记,教育部人工器官及材料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暨南大学骨科疾病研究所所长,骨科主任(兼关节外科主任)。

华医家的医疗故事

华医,广州华侨医院的简称,又名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有不少人都知道,这是一间华侨背景浓厚的医院。新时代下,为侨为民服务中,他们家有怎样的医疗故事?

本期报道的,是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党委书记查振刚与他的病人的故事。

连续三年临床治愈率高达98%,骨科床位使用率超过100%,年手术量超过1500台次,没有发生一例医疗纠纷。这是查振刚简历上的介绍。

作为一名医生,他对自己的要求是:设身处地,想患者所想。

作为医院的领导层之一,他认为:一间优秀的医院,要有自己的厚重底蕴的。

三年后,再见到的病人

2011年,查振刚在成都见到了一位他三年前的病人:岳强。

16岁的少年岳强,脸上散发着青春的气息,阳光明媚。但三年前,他与查振刚的第一次相见却是让见者刻骨铭心:

那是“5·12”汶川地震后的第八天,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生把汶川地震重伤少年岳强从机场接到医院拆开纱布看到伤口时,都惊呆了,这个13岁孩子的腿皮开肉绽,白森森的骨头袒露眼前!

“这是在战争中才能见到的伤情”,作为医院副院长、骨科专家的查振刚,为岳强诊断后,发现孩子“失血性休克,骨盆骨折、右股骨髁粉碎性骨折,大量骨块游离,右腿大量肌肉坏死,多处血管神经损伤,开放性伤口,损伤严重,属相当罕见的复合性外伤”。当时还有低烧、感染,并未脱离生命危险。

岳强被直接推入重症监护室。这是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接收的地震伤员中伤势最严重的一个。

以查振刚为组长的医疗小组为他进行了会诊,初步意见是如果要维持生命,就必须进行截肢手术。然而,看着这个可怜的13岁少年,医疗小组最后还是决定冒险留下他的腿并全力抢救他的生命,岳强入院以后的当天晚上,专家组就进行第一次清创,之后进行了10多次的清创手术。

在ICU的52天时间里,这个受伤的少年牵动了许多人的心。这孩子能不能保住命、能不能保住腿?中国国务院侨办主任李海峰、副主任赵阳、马儒沛,暨南大学海内外师生、医院的医生护士等都在期盼和等待着。半夜里,上级领导给查振刚打电话:“大家都在看着这个孩子,你要顶住。”

为保住这个孩子的双腿,查振刚耗尽了心机。“每次换药他都痛不堪言,不停挣扎,但我们没办法,7个医生分头按着他的两大腿和两小腿,换一次药就得花1个多小时。”

由于岳强身体很虚弱,害怕他的睡姿影响到恢复,又担心他睡不好觉,查振刚和同事们用8个钢钉安装了1个吊床,把岳强全身腾空吊起来,背部再绑上1个钢盾。当时来会诊的省内专家看到这幅惊心动魄的施救场面,无不感叹。

在查振刚团队的努力之下,岳强从ICU转到普通病房,到后来回到当地医院的康复治疗,岳强的病情一步步见好。

当时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疗组评估,岳强日后能够拄拐行走,已是他们“最大的愿望”。因为他腿部某些部位的肌肉有80%因感染坏死切除了,就光剩一个“皮包骨”,要丢掉拐杖行走,是很难完成的任务。而如今,岳强已经能像正常人一样走在大街上。少年岳强很想念当年与他一起奋斗的医生、护士们:“谢谢查叔叔,谢谢陈阿姨,谢谢刘阿姨,谢谢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全体医生护士,谢谢他们对我的关爱,要不是他们,我都不知道我这条命还有没有。”

三年前刚到广州时,他不想说话,也不肯吃饭,晚上经常做噩梦,情绪很不稳定。查振刚慢慢地开解他,在闲聊中得知他最想要的是一部MP4。在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查振刚让护士长刘翠清买了一部MP4送给他。

至今,岳强仍然留着这部MP4,看到它,就会想起“查叔叔”。

三十年,想患者所想

从医30载,查振刚是国内最早开展膝关节镜微创治疗关节疾病的专家之一,在骨关节疾病的诊治、人工关节置换等方面居于国内领先水平。

但医学道路走得再远,即使已成为名专家的他,面对病人,仍然细心如旧。他习惯于在治病之外,观察病人的“情绪反应”——一名印尼华侨慕名前来医院做了手术。术后,恢复情况良好。但第三天开始,这位病人就开始发烧,状态很不好。

查振刚一下子迷惑了:明明之前几天的恢复情况非常好,怎么会突然转差了?细心的他,经过与病人的沟通后,终于明白了真正的“病因”:她的家人赶回印尼工作,只留她一人在医院继续治疗。这也因此导致了患者情绪低落,胃口也不好。

回家后,查振刚立马让太太煲了海鲜汤送到病房。这位患者喝了汤后胃口大开,心情也变好了。此后,查振刚一连给她送了七天汤。这位病人出院回国后,在印尼《国际日报》上刊登了鸣谢广告:感谢广东省华侨医院查振刚!

“每天查房4次,不仅要掌握病人的病情变化,还随时关注他们的情绪和心理。”这是查振刚对学生的要求。

面对医患关系的紧张,他提出要“亲情查房”,对病人增加人文关怀。何谓亲情查房?查振刚说,这是他与病人沟通的独特方式,“在治病的同时,我们还要关心病人情绪的变化。比如有一个病人是位老人,他的儿女都在国外,这时我们就要给他关怀和鼓励;有的病人饮食不好,我们会发动医务人员煲汤。要把病人当成亲人,让他们有一种家的感觉。”

时至今日,查振刚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一直坚持着每天早上早半个小时上班,晚上下班推迟半个小时下班。而且依然保留着当年每天下班都要去看病人的习惯。

三种层次,我们要做上医

大医孙思邈把医生的层次分为三种层次:上医医未病之病,中医医欲病之病,下医医已病之病。

在2011年全国优秀科普院长颁奖会上,获奖者查振刚提出了“我们要做上医”的理念:“我从一名小医生,发展到一位能够担当的,能够在医疗界作为一名专家来服务社会,我觉得我的责任重大。我们所拯救的不仅仅是患者的生命,我们真正要把健康理念提升,让它升华,我们要做上医,真正做到上医治未病。我们的百姓,到医院时已经得病了,这难道是他的错吗?我想远不是,当医生在抱怨‘你怎么不早来,要是早来就好了’的时候,你难道能无动于衷吗?我想我们有责任,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只有大家围绕一个目标,才能使健康教育有一个彻底的更新。”

作为医院的领导者之一,他深明当中艰辛:“既当领导,又做医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必须比其他人有更多的付出。比如你必须把病人的事情时刻放在心上,也必须从医院发展的大局出发,想方设法去培养、造就一支能征善战的医疗技术团队,你既要有个体意识,更要有大局观念。就是讲,我们要针对不同的角色,创造性地做好每个角色份内的每一件事情。”

团队理念,人文关怀,医术精湛,成为他打造今日“侨医”品牌思路中的几个关键词。

“从一个患者的角度出发,他选择一间医院,首先要这间医院的医疗技术过硬,其次,服务态度如何,这些都是一间医院的品牌力最具体的表现所在。”查振刚认为,“一所好的医院,是要有自己的底蕴的。即这间医院的文化核心是什么?医术医德的传承如何?”

在讲述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华侨医院)三十多年的传承历史中,查振刚说起了一位曾在医学道路上深深影响他的前辈:

邝公道,祖籍广东开平,1916年出生于广州,2003年2月病逝。1940年获得德国柏林大学医学博士,1945年回国从医,1956年加入国际外科学会,为当时华南地区唯一会员。1953年曾参加抗美援朝手术队,任中南医疗队队长,1978年任暨南大学医学院教授,并参与筹建广州华侨医院。

他一生创新不断,被誉为“华南一把刀”。为人们熟知的是,1964年他成功完成国内首例断腿再植手术,被称为国内“断腿再植第一人”。他曾在二战期间求学德国期间目睹了法西斯第三帝国的覆灭,也曾在颠倒黑白的“文革”期间屡遭不公,晚年后他罹患癌症,但人生种种苦难,都不曾影响他在医学道路上的兢兢业业。

查振刚说,邝教授教会了他在医学道路上的坚持和自我要求。而这种医院的历史沉淀,其实是一间医院的宝库,因为正是这些先驱者的医术和医德成就了一间医院的文化底蕴。

打造一间有文化追求的医院,打造一间有文化底蕴的医院,查振刚与他的同事,正在努力并坚持着。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医院,要有自己的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