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摘录

文/ 子言   2016-12-19 12:41:37

(1)

我小的时候,很怕死。读小学,十岁,睡觉醒来数手指,十个手指数完,就没有数可以数了,就觉得自己要死了。后来15岁上山下乡到海南,在当地有一彝族的人给我算命,说我只有三十岁命。从那之后,我信奉人生该玩就玩,该要做的事赶紧做,别给自己留下遗憾。现在我退休了,60多岁了,在我的概念里这等于自己的生命已经赚了一倍多,甚至还有可能赚到两倍。其实,在我看来,生命确实是我们每个人都关心和思考的问题。对于寿命的概念,对于生死的体会,每个人都有或深或浅的体会。最近出差江苏徐州,当地有一彭祖庙。彭祖,是中国历史上著名寿星,传说中他活了800多岁。在当地的彭祖庙,通过与当地人交流,又有一个新的发现:据当地人称,彭祖出生于先秦时期,根据当时的历法,一个月就是一年,因而彭祖的843岁所以等于现在的70多岁。如果这是真实的话,那彭祖也算长寿了,人生七十古来稀。最近有看关于宇宙起源的书,了解到宇宙中的速度与时间,并不是我们平时了解的看钟表知时间一样那样简单,时间会变慢,时间可能也有生命,时间会呼吸,这是都是可以思考的问题。

(3)

如果从能量守恒定律角度,一个生命死亡之后,去了哪儿?这是个引人遐思的话题。有电视台曾做过一个节目,将一些人催眠,让他们回到他们的前世。这些人被催眠之后,有的说自己是战国时代的一个武将,有的说见到自己的手变成了一个熊掌——他的前世原是一头熊。有一种观点,意思是人脑其实蕴含着相当大的能力,而我们人类只用了不到5%,爱因斯坦可能会比我们一般人高一点。而我们用不了这些大脑潜在的能量,是因为我们把它藏起来了。催眠,有助于唤醒我们的能量,包括关于前世的记忆等等。其实,死亡,是不是到另一个空间去呢?我们世代相传的轮回,又是什么回事呢?在澳洲,我曾见过世界仅有两例的卵生哺育动物,就是当地的一种鸭嘴兽,据说这是一个古老的物种,是在卵生动物进化成胎生动物的过渡时期遗留下的特例。尽管不是胎生,但这些动物有先天形成的哺乳行为、体表被毛等。生命的多样性与神秘真是让人脑洞大开,所以我觉得我们对生命的认识是远远未够的,可能是技术,也有可能是层面、维度等还不行。

(4)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有强烈的感觉,觉得我是从古代来的。七岁多的时候,家里的保姆给我梳头,梳了一个古装的发型,我说我非常喜欢这个,这个发型也一直陪伴了我人生的几十年,直到现在仍然是这个发型,我喜欢穿有古典风的衣服,平时看古装的影视剧会觉得很亲切,我觉得我就是从古代过来的。人的生命体验是很奇怪的。

(5)

我对生死有恐惧感,应该说,我很害怕自己的亲人遭遇不幸。很难去接受,自己的亲人离开自己,离开这个世界。后来觉得,生命是无常的,也只能试着自己劝解自己要坦然,要勇敢面对。

(6)

我觉得人对死的恐惧,应该是与生俱来的。从能量不灭的角度,相信轮回,也许能看透一点生死,能不再怕?

(7)

其实,面对生死,说要坦然,但真正降临在自己的亲人身上,实在是一听眼泪掉,两手不知措。当年,当我得知我的先生患上癌症时,整个人又慌又呆,有广东人说的“杀到埋身”(病魔与厄运杀过来了)的感觉。不敢与他说,也不知如何与他说,只有让医生亲自与他说。在医院,看见一些化疗的人,真的觉得时间难熬,生老病死艰难。

(8)

曾经受人委托,去西藏处理出了车祸往生的人的后事。在西藏,看到了传说中的天葬。看了天葬,看了那些喇嘛,看了那些喂鹰的种种,会觉得他们对生死看得很淡,他们对生死有他们的信仰。生死对他们来说,很自然。

(9)

网上流传很广的新闻,是两个癌症患者,几乎同时发现自己有癌症,一个积极去接受治疗,另一个与自己的妻子结伴,打算在自己剩余的日子里旅游世界。结果,接受治疗的那一位,花光积蓄,日忧夜怕,最终还是难逃病魔去世了;而另一位,看过了世界上最绚烂的风光,因为抛低了生死,所以一路心情舒畅,结果一年后复检,他的肿瘤消失了。有人说,其实人类自己本身具有免疫力,但是在大病重病前,要打开这股洪荒之力一样的免疫力,需要找到密码:从心态上,心理上。打开心锁,才有免疫力。

关于生命,关于生老病死,每个人会有不同的情感与价值观。在此,分享文章中一段话:

“什么人会死得平静点儿,有尊严点儿?老人比年轻人好一些吗?男的比女的坚强些吗?教育程度高的、见过世面的好点儿吗?”

“不是,跟年龄、性别、地位毫无关系。好像被爱得多些、付出爱也多些的,总之体验美好情感多些的人会走得更平静些。”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沙龙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