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飞:救命AED,我们在救他人,更是在救自己

2016-11-25 10:12:22

2016年9月25日,广州滴水坊门前人群集结,由心唤醒基金联合广州滴水坊、广州市越秀区暐杰志愿服务工作中心推出的“广州滴水坊-暐杰公益初级救护员培训班”正式开班。

此次培训,除了向参加培训者授课急救技术,更是向社会公众普及AED除颤设备的资讯知识。为支持本项目,广州滴水坊将无偿为参加者提供培训所需的费用,并负责培训班的报名工作。广州市越秀区暐杰志愿服务工作中心指派专业的应急救护培训师给参加者进行急救技能培训。

黄金4分钟与救命AED

猝死,是指急性症状发生后即刻发生的意外死亡。日常所说的猝死一般是指心脏性猝死,它通常是因为心跳节律发生异常导致的。据统计资料显示,美国每年心脏骤停的发病人数约为45万,超过脑卒中、肺癌、乳腺癌和艾滋病这些疾病发病人数的总和。而在中国,目前每年心脏猝死超过50万例。每天猝死的人数在1500人左右,约每1分钟就有1人猝死。而由于国民普遍缺乏猝死急救知识和基本技能,心脏性猝死的抢救成功率极低,能够抢救过来的患者不足1%,大多数人没等送到医院就已经死亡。

“黄金四分钟”是指当心脏骤停时,大脑皮层耐受缺氧时间仅为四分钟,随后皮层细胞会开始出现不可逆转损伤和死亡。因此,这四分钟内的急救行为至关重要,对于挽救心脏骤停患者的生命而言,现场第一目击者的急救知识、技能和行为意义重大。

而AED,作为一种急救设备,其在黄金4分钟里面的作用最为重要。AED,即自动体外除颤器,是一种便携式的医疗设备,它可以诊断特定的心律失常,并且给予电击除颤,是可供非专业人员使用的抢救心源性猝死患者的医疗设备,常被誉为“救命神器”。AED看上去高深,其实是一个“傻瓜级”设备,是给普通民众用的。AED在接通电源后,有明确的语音提示操作。只要按照仪器上的图示贴好电极片,把插头插入插座,之后就不需要再接触患者和仪器。仪器可以自动分析病人心率、自行充电。并且,AED会自动判断患者的身体情况,如果判断患者不需要除颤,AED就不会充电工作。

然而,在中国,AED属于被闲置的范畴。有数据资料显示,每10万人配有AED的数量:日本393.7台、美国198.9台、澳大利亚44.5台、英国25.6台、德国17.6台。上述的数据中没有中国。中国每10万人的AED数量,“趋近于零。”邓飞

培训现场唤醒被闲置的AED

为何AED在中国普及率如此之低?

心唤醒基金发起人邓飞曾分析,一是我们缺设备。“这个设备蛮贵的,后期的维护也是蛮困难,因此很多公共场所不愿意惹这个麻烦,所以设备的欠缺是个问题。”二是,志愿者去使用AED还有一些法律的障碍。“比如说它是一个三类的医疗器械,需要使用它的人必须要有相关的证件,很多的人没有这个证件,怎么办呢?他去救人的时候可能就会遭遇官司,比如这个人没有救活,他的家属可能会起诉我们的志愿者。”

培训当天,邓飞再次与现场参加培训的大众诉说他的唤醒AED设备的苦心:我们希望能通过各种各样有效的方式,比如发起社会众筹,解决设备问题等。我们当然更希望政府方面能够帮助我们有力地去推进这件事,我也知道这个项目与跟以前发起“免费午餐”相比,可能还要困难,不要紧,我们先来普及,我们先来做我们可以做到的事。

目前,邓飞所带领的团队已经在中国杭州、上海等地区开始急救技术培训以及AED推广的尝试。在广州,邓飞选择了在广州滴水坊进行第一台AED落地,而其联合开展的急救技术培训班,将长期在广州开展,每月一期,培训时间为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

邓飞透露他对AED在广州的下一步计划:“我希望下一步可以发展到我们有一部可移动的心唤醒急救车,车上装载着AED,时刻准备为有需要的人服务。”

当然,邓飞最大的愿望,仍然是在中国公共场所内都配置有急救设备。“看上去,我们是在救他人,但其实,我们是在救自己。”他说。

培训班的背后,我们从一点一滴开始改变

此次培训项目,由心唤醒基金、广州滴水坊、暐杰志愿服务工作中心联合主办,三个单位分别来自不同的领域:

心唤醒基金,是公益人邓飞在“免费午餐”以及大病医保基金后,发起的一个公益项目。心唤醒基金的发起背景在于2016年6月29日,天涯社区副总编金波因为心脏骤停倒在北京地铁六号线并不幸离世,当时先后三位路人对其进行心肺复苏摁压、人工呼吸,但因为欠缺AED,五十分钟后,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发现病人已经死亡。金波也是邓飞的妹夫。邓飞在解释自己成立“心唤醒”的初衷时说:“我不是专业人士,像我做免费午餐之前,我对公益一无所知,一样的,我对心脏复苏,对AED以前也没有概念。我觉得这个事情离我太遥远了,我来不及去关切他,但是现在这个事情发生在我的家庭,所以说我们要行动起来。我没有专业知识,但也没有问题,我们把门打开,把各界连接起来,我们做一个平台,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情,我们做好服务,做好流程规范,做好平台框架,继续的像做免费午餐一样做‘心唤醒’这样的行动。”

广州滴水坊,一间做素食的餐馆,坐落在广州珠江新城珠江边,因为其远承台湾佛光山星云大师“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源流,广州滴水坊正以健康精美的素食以及清新温暖的餐馆文化,在广州饮食界和社会文化中,逐步建立起自己与众不同的特色。广州滴水坊成立一年来,除素食营业外,更举办了各种周末沙龙以及社会公益活动。现在仍在进行中2016中华慈善日·公益慈善文化长廊(广州)主题展,即由广州滴水坊与广东本土多家公益基金会发起,为期1个月的公益展供市民每天在广州珠江新城CBD的广州大剧院首层“滴水客厅”免费参观,让观看者零距离了解教育、环保、救助、扶贫、文化等领域的公益机构及其故事。

在这个急救培训班的项目中,广州滴水坊不仅提供培训场地,并且担负了参加培训的民众的培训费用。

广州市越秀区暐杰志愿服务工作中心,是以广州市越秀区为平台,针对不同的目标人群,服务居民、服务社区;传递正能量,并以其大爱精神引导各行各业的爱心群众加入到志愿服务中来。而这个工作中心的核心人物,是社会上著名的好人:徐暐杰,现任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医疗辅助总队队长、徐暐杰志愿服务工作室创始人、广州市越秀区众友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理事长。曾获“广州市抗震救灾先进个人”、“ 广州市医疗卫生系统抗震救灾先进个人代表”、 “广东省志愿服务金奖”“广州市志愿服务先进个人”,“广州十大杰出志愿者”“广东省五星志愿者”“广州亚运会、亚残运会志愿者先进个人”、“志愿服务广州奖”先进个人、第五届广州市道德模范奖,广州好人、广东好人、中国好人提名奖等荣誉。

这三个来自不同领域的单位,因为善心结缘在AED的中国之路上,前路漫漫,我们从一点一滴开始改变。

上一篇回2016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邓飞:救命AED,我们在救他人,更是在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