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指山黎族民歌传人黄清妍:

文\/ 徐晗溪   2016-11-25 10:12:21

黄清妍和她的翩哈组合成员。(管丽娟 摄)“我唱的是祝酒歌,黎家用山兰美酒庆祝喜事。”2015年12月30日,全球首条环岛高铁海南岛高铁全线贯通,黄清妍作为黎族民歌传承人,受邀体验西环高铁,即兴用歌声表达她的激动之情。

当日,黄清妍身着黎族织锦,颈戴黎族项圈,一身浓郁的少数民族风情,不时轻哼黎歌表达喜悦。这种喜悦,不仅源自于海南岛路网覆盖到黎村苗寨,还因为她所热爱的这片土地即将迎来更多的发展机遇。

说得没有唱得好的黎家女

1969年,黄清妍出生于五指山市通什镇福利村委会明形村。她说,过去在海南黎村,黎歌相当于交流的通用语,黎族老百姓日常会用歌曲对话。如果一个黎族村民不会唱黎歌,是会被村民瞧不起的,会被认为没有才能。黄清妍的外婆、姑婆、母亲都是歌手,这样的家庭氛围下,更是不能落后。她从小就开始学习黎歌,说是学习,不如说是熏陶。黄清妍的母亲曾在宣传队工作,小黄清妍听着妈妈唱歌长大,一边听,一边跟着学。

到了八、九岁的时候,黄清妍开始读小学,在学习过程中,她发现汉语与黎话有些类似。尤其是到了小学四五年级,她看到汉语中有很多成语,不禁联想:黎话也有很多很丰富的词语,既然黎话与汉语有些类似,那么黎族是不是也有本民族的成语呢?

于是,黄清妍开始对黎族成语产生浓厚兴趣,并开始研究怎样用汉语表达黎族成语,以及汉语与黎语之间的对应关系。“比如,搂起来,汉语与黎语的意思、发音一样”,她向记者举例说明。这个兴趣,她保留至今,现在提起,仍是滔滔不绝。

可惜,天不遂人愿,由于家境困难,黄清妍小学毕业后,便没有机会继续深造。因此,她不仅认识的汉字有限,普通话也不是很标准,无论是口头交流,还是书面表达,她都不占优势。甚至,她还需要依靠查字典,才能将黎族翻译成汉语。

虽然文化不高,热爱黎歌的黄清妍却做了一件知难而进的事:自谱词曲,创作黎歌。

“我喜欢在凌晨三点钟创作,这个时候最有灵感,别人问我为什么有黑眼圈,就是因为我喜欢在晚上创作”,黄清妍很自豪的说。随后,她向记者口述她的作品《黎家欢庆三月三》:“黎家三月三/ 锣鼓震天响/ 雷鸣做炮声/ 龙腾海伴奏/ 风鸣做笛声/ 黎家欢聚聚欢唱/ 欢欢喜喜闹欢心。”

一提到创作,黄清妍就像打开了话匣子,当即又介绍了作品《五指山是我家乡》:“五指山是我家乡/ 霞光一照万佳景/ 歌声悠美动人心/ 空气清清益人行/ 浅浅溪水奏乐曲。”

黄清妍先是说,然后顿一顿,轻哼一会,再接着说。说着说着,她又会唱起来。她解释道:“黎歌来源于自然,就好像山上的森林,像榕树那样多枝。黎歌里有很多道理,不能斜着看人,不能无事生非,要行得正,坐得正,有股正气。”

这也一语道破黎歌的特点——来自生活、教化族人。

热爱黎歌的翩哈四人组

黎歌的特点,源于黎族的特别之处,黎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不可能像汉族那样通过诗书礼仪文以载道,因此,音乐便成了黎族百姓传承本民族传统文化的一种重要形式。

也许,黎歌之于黎族,就像《论语》之于汉族,正如孔夫子的述而不著,黎歌也恰好是口口相传。可到了十三四岁,黄清妍却开始向老人收集整理黎族歌曲。“是五指山地区祖传下来的民歌”,她认真的更正记者的说法,强调是“五指山的民歌”。这个认真的更正可以从侧面反映黄清妍的性格与特点——她非常强调地域,即自己的家乡。正是性格使然,当看到越来越多的黎族年轻人已经不热衷唱黎歌了,她感到一种责任:“黎族文化正在丢失,许多年轻人对黎族文化不感兴趣了,不喜欢学黎族歌,他们都唱流行歌曲。”

黄清妍的恐慌并非空穴来风,很快,她便意识到,一旦还会唱黎歌的老人去世,这些歌曲就会随之失传。这种担忧更让黄清妍感觉到收集整理黎歌的紧迫性,她认为这件事迫在眉睫,意义重大。黄清妍说:“作为黎族人,能将黎族的文化能传承下来,以歌曲的形式分享给大家,是件非常好的事情。我们黎族文化有着很深的含义,比如,教育歌或者团结歌,会教你如何做人,才能跟人家融合起来。”

为了更好地推广黎歌,2009年,黄清妍开始创作歌曲,并集结成册,有了自己创造的“歌本”。有了“歌本”,离梦想就近了许多。2011年,黄清妍开始着手参加歌唱比赛。

为了参加2014年首届海南方言歌曲创作演唱大赛,黄清妍与来自乐东的张吉辉、龙新,组建了一支黎歌团队——翩哈组合。他们三人是翩哈组合的原始成员,现如今,翩哈组合又多了一位新成员黄婷,共四人。据翩哈组合成员黄婷介绍:“翩哈的翩是指非常好的老朋友、世交,哈则指我们,合起来的意思是我们的好朋友。”

“我们都爱‘zhongwen’,‘zhongwen’是‘唱黎歌’在黎语中的发音,就是唱黎歌的意思”,黄婷热情地向记者介绍。她还告诉记者,翩哈组合的成员都是一群热爱黎歌的黎家人。

护“短”自己的作品

黎歌是翩哈组合的凝聚力,将黎歌发扬光大是他们的共同心愿。平时,他们四人或有自己的工作,或有自己的农活。有比赛、有节目了,他们才“变身”为歌手。

为什么不做职业歌手呢?“唱黎歌养活不了自己”,黄婷与黄清妍异口同声地回答。因此,限于现实问题,参加比赛成为他们推广黎歌最主要的途径之一。

然而,每每参加比赛,黄清妍和她的翩哈组合都会面临一个难题——自己创作的黎歌会被改编。现行的音乐大多有标准与规定,“原生态的歌曲一直在被改造,比如要有定拍,前后要有呼应。这样古老的旋律就会被破坏掉,变得很死板”,黄清妍说。

采访中,黄清妍一边反复示范改编前后的黎歌,一边告诉记者,“黎歌是自然发挥,虽然旋律一样,发挥也可能不一样,唱给不同的人,会是不同的心情,唱出来的感觉就不一样”。然而,用流行的标准来看,“尾音要被切断”,不切断,就不能参加比赛。

令人惊讶的是,看起来柔顺老实的黄清妍竟然选择拒绝妥协,宁可不参加比赛,也不愿意别人改编自己的黎歌。她认为,老一辈的人把黎歌传下来,我们就要将此传下去,改了,那就不是黎歌的味道了。“黎歌有独特的气息,用怎样的气,发怎样的音,这都是老人传下来的”,黄清妍一边摸着胸口演示,一边向记者介绍。

黄清妍是幸运的,她的拒绝妥协并没有堵死她的路。凭着一股韧劲,她创作的作品《贵在热情》、《干杯吧,朋友》曾荣获2012年海南黎族苗族祝酒歌征集作品采用奖。

在此之前,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彭桂荣,难以相信一个只念过小学、不识五线谱的黎族农村女子居然能创作黎歌。于是,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多次跑到五指山市,调查核实黄清妍是不是海南人、是不是黎族人以及这些黎歌是不是原创作品。彭桂荣告诉记者,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有很多,但是,既能创作又能表演的传承人,则少之又少。

黄清妍正是从这个“少之又少”中脱颖而出。2015年,通什镇推荐她为五指山市民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2016年1月7日,全省民间文艺家庆祝年会的日子。这一天,黄清妍终身难忘,她以黎族民歌的传承人身份获得“2015年海南省优秀民间艺术家”称号。

2015年是黄清妍的丰收年。那以后呢?黄清妍告诉记者,她希望可以参与进“民歌进校园”的活动中去,将海南黎歌进一步发扬光大。(文/ 徐晗溪)

上一篇回2016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五指山黎族民歌传人黄清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