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拓荒牛”到“鹏飞”

未知   2016-11-25 10:11:18

首届国际航空航天大学校长年会暨首届航空航天人才“鹏飞奖”活动盛大开启深圳市航空业协会会长朱庆峰,深圳市交通运输委主任熊国伟,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政府区长姚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前校长、北京航空航天学会理事长沈士团, 中科院院士、工程院院士、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李德仁,深圳市人大副主任、市科协主席蒋宇扬,深圳国际车窗董事总经理洪钦展为启动仪式推杆(由左至右)航空航天人才“鹏飞奖”已在深圳启动。上到政府领导,下至深圳的市民,都希望这一个奖,能成为深圳乃至全国航空航天产业发展进程的一个标志。

“鹏飞奖”的提出,也不禁让人们想起曾经闻名全国的深圳“拓荒牛”精神。时至今日,深圳市委大院门前的拓荒牛雕像仍然精神抖擞。30年前, 深圳的创业者们就象这头拓荒牛一样,任劳任怨,无私奉献,把一个贫穷的边陲小镇,开垦成为一个国际性现代化城市,“拓荒牛”代表的,正是深圳的这种开拓、勤勉精神。

是否可以理解,36年前,深圳人要像拓荒牛一样开垦山河,而36年后,除了继续脚踏实地的苦干,深圳人还需要那鹏飞一刻般思想跳跃的灵动与划破天际?让我们看看,这三十多年,深圳的天空发生了什么:

“深圳,经过 30 多年的高速发展,自主创新能力显著跃升,战略性新兴产业与现代服务业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双引擎。其中作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优先发展的高技术产业,航空航天产业进入发展快车道。2012年,深圳航空航天产业规模约为430亿元,2015年,深圳航空航天产业规模实现了600亿元。到2020年,预计力争实现产业规模1500亿元。”

“深圳航空产业特色明显,研发制造具备发展潜力,已初步形成覆盖适航取证研发、航空电子元器件、机载模组、无人机、机场地面设施制造等领域的产业链,细分领域拥有一批具有较强竞争力、较高市场占有率的企业。在这样的时代浪潮下,一批行业巨头或‘小巨人’正在出现。中航实业、大疆创新、中信海直、金鹿、亚联、顺丰快递、中兴、光启研究院等一大批企业的迅速崛起意味着深圳航空航天产业拥有Corporation,更有着无限的发展前景。”

“《深圳市航空航天产业发展规划(2013—2020年)》中提出,目前深圳已经发展成为微小卫星、卫星导航基础构件及终端设备等研发制造的重要基地,未来将优先发展航空电子、无人机、卫星导航、航空航天材料、精密制造装备等领域,积极培育微小卫星、航天生态控制与健康监测,通用航空现代服务等产业,实现航空航天跨越式发展。”

可以看到,深圳的天空,很大,那是一片等待开发的天空,用深圳市政府班子的说法,那是深圳经济发展的新蓝海。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一个“鹏飞奖”的设立,恰恰说明了人才培养和人才输送上的大任当前。

“航空航天产业从基础科学的研究到产品的产生,需要经过一个较长的生态链,包括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技术开发、再开发、小批量生产和大批量生产。我们要注意各种类型人才的培养,既要培养生态链前端的科学家,也要培养生态链后端的工程师,推进航空航天应用研究与产品开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前校长沈士团沈士团说 。

中科院、工程院院士李德仁则希望,深圳着力将这一生态链条上的人才资源进行有效整合。“我们要用好航空航天资源,就需要有人做软件,有人做硬件,有人做应用。深圳经济实力雄厚,人才市场活跃,各种市场开放,希望能把生态链上中下游的人才都汇集起来。”

新的人才培养与输送,深圳已在准备。

而为航空航天而准备的水土与环境,深圳又做了哪些准备?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拓荒牛”到“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