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十兄妹,从一个原点奔往世界各地

未知   2016-11-25 10:10:50

(来源/ 现代快报)

1961年五兄妹合影 左起黄馥坤、黄伯枬、黄式坤、黄震廷、黄璧坤黄嵩龄一生养育了十三个子女,其中长大成人的有十个,黄璧坤在家中排行十二。黄嵩龄坚持让十个孩子都接受大学教育,黄家十兄妹中,有五人先后留学美国、德国、法国。在黄璧坤的记忆里,兄弟姐妹们聚得最齐的日子,是父亲七十大寿那天。那短暂的几天时光,是黄家难得的温馨时光,“侄子借来一部留声机,在家里放了三天《蓝色的多瑙河》。一向严肃的父亲,也流露出难得的笑意。”

如今,黄家的子孙分散在世界各地,在各自的领域都有不俗的表现。黄璧坤说,黄家的儿女,不管当初选择了什么样的人生道路,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希望祖国和民族繁荣富强。

长子黄谦益 海珠桥的设计者,杜鲁门自由勋章的获得者

黄谦益是黄璧坤的大哥。上世纪20年代,黄谦益赴美留学,先后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学习,专业是“城市与海港设计”。

他在美国学习期间,有规定要求华人只能在唐人街居住。当时旧金山的唐人街缺乏医疗设施,华人就医很困难。黄谦益向当地的中华会馆呼吁,要建立华人自己的医院。经他倡议、设计、监工,后来真的在旧金山建成了中国人的第一座医院,叫做东华医院。如今,在这家医院还有一块石碑,记载着他的事迹。

1929年,黄谦益回国,担任广东省珠江水利局的总工程师。珠江有三条支流:北江、东江、西江,每年雨季,洪水泛滥成灾。黄谦益重新设计、引导河道,挽救了许多人的财产和生命。

珠江横穿广州而过,阻隔了广州市中心到河南区的交通,上世纪三十年代,黄谦益监工修建了一座跨越珠江的海珠桥。这座桥的设计非常巧妙,每逢大船通过时,桥面可以翘起来。遗憾的是,后来广州解放,国民党败退时,将这座桥炸毁了。

抗战期间,黄谦益担任盟军陆军的联络顾问,制定战略方案。抗战胜利后,他作为盟军代表之一,在广州参加了受降仪式。1946年,身在广州的黄谦益收到从美国邮寄来的一个包裹,里面是杜鲁门总统颁发的自由勋章。获得这个奖的中国人大约有50个,他是其中之一。

黄谦益1988年在美国去世。

次子黄建勋 孙中山英文秘书,为孙中山起草讣告

黄璧坤的二哥叫黄建勋,毕业于清华大学,后留学美国伊利诺斯大学。黄建勋回国后追随孙中山,曾任孙中山英文秘书和大元帅府金库库长、大本营盐务署署长。1925年,他陪同孙中山北上,孙中山弥留之际,他与夫人伍智梅一直陪伴左右。孙中山逝世后,他负责起草了讣告。1926年,黄建勋因积劳成疾,不幸英年早逝。

黄建勋的妻子伍智梅,是辛亥烈士伍汉持的女儿。伍汉持是孙中山的挚友,后被袁世凯杀害,被誉为“民国国会议员流血第一人”。父亲去世时,伍智梅只有十来岁。她很崇拜父亲,个性也与父亲相似—独立、果敢,勇于仗义执言。

1919年秋广州成立“广东女界联合会”,旨在“联络女界开启其自觉,灌输新的知识,提倡经济独立,注重妇女教育、注重道德”。伍智梅是联合会的负责人之一,同时,她也身体力行,是现代妇女的榜样。

在与黄建勋结婚后,伍智梅虽然有自己的事业,但她以丈夫的事业为主。丈夫去世后,她将四个孩子寄养在娘家,全心全意为事业努力。她筹建了中山图书馆,并担任第一任馆长。1924年,她与何香凝等人筹建了广东贫民生产医院,这家医院在一年之内就为近万人治病。她还与何香凝、宋庆龄等人一起创办了妇女儿童福利会。

1950年,伍智梅经香港去了台湾,曾担任国民党立法委员等要职。伍智梅1956年病逝后,蒋介石特地颁发诔词“尽瘁流芳”。

三女黄式坤 她考取庚子赔款官费留学,影响了一批青年女性

黄式坤是黄嵩龄的三女儿,黄璧坤称她为大姐(家中女孩排行老大)。黄式坤出生于1897年,那时候女孩子很少有人出去读书,即便读书,一旦物色到合适的夫婿,马上嫁人成为家庭妇女。思想开明的黄嵩龄,反对女儿缠足,更反对女儿成为旧礼教的牺牲品。黄式坤15岁那年,父亲让她独自在广州学习西医,希望她能有一技之长,经济独立,不靠男人养活。受父亲影响,黄式坤从小很独立,而且比父亲的期望走得更远。

1921年,她考取庚子赔款的官费留学,前往法国里昂中法大学学医。在法国,黄式坤遇到了她的终身伴侣、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之一袁振英。

1924年,黄式坤从法国回来,她的经历不仅让妹妹们羡慕不已,还成为一批女青年求上进的榜样,雷洁琼晚年在谈到黄式坤时就说:“看到她从法国留学回来,我志愿到美国留学也是受她影响的。”

黄式坤的命运一直与袁振英紧紧捆绑在一起。1927年,袁振英被军阀陈济棠投入监狱,判处死刑。押赴刑场之际,一位亲戚陪同黄式坤前往。后来,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袁振英被改判软禁,最终解除公职释放。丈夫蒙难期间,黄式坤以一己之力担负起照顾家庭的重任,但精神备受煎熬的黄式坤,此后日渐失去勇气和锐气。

晚年的黄式坤,因为受到丈夫牵连,从一个独立的职业女性沦为衣食无着落的老人,一度陷入抑郁,经常提心吊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黄式坤随大儿子定居美国,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岁月。在美国期间,黄式坤给亲人的家信中曾提到:“我每天看《人民日报》,知道中国在改革,这些成就让我为祖国的进步感到欢欣。”

六子黄震廷 柏林大学高材生,沉默寡言的家庭守护者

黄璧坤的六哥黄震廷,早年就读于柏林大学,回国后任教中山大学。抗战期间投笔从戎,先后任李宗仁、李济深、白崇禧秘书。1946年,升任少将军衔。

抗战胜利后不久,内战风云席卷而来。黄震廷认为自己当初参军是为了抗击日本侵略,而今打内战,杀害同胞,违背了初衷,便递交辞呈。辞呈获准后,黄震廷回到广州。黄璧坤说,父亲去世时,她和弟弟都还年幼,父亲去世没两年,母亲也去世了。父亲生前表示,希望六子或者十子能照顾尚未成年的弟弟妹妹。所以,黄震廷回到广州,正好担负起了照顾弟弟妹妹的任务。

黄震廷在广州从事中学校长职务多年后,调入中山大学德语系任教。他读书看报,努力跟上新形势,帮助家中弟妹顺利渡过人生的重要关卡。十年动乱中,他以平静的心态对待各种复杂的境遇。黄璧坤记忆里,六哥从来没有发过牢骚:“六哥年轻时英俊潇洒,才华横溢。但他一生几次错位,没能施展抱负。他早年在柏林大学读的政治经济学。这门学问在贫穷的中国用不上,只好改教德语。改革开放后,学习外语的人多了,六哥编写《中德因素对照表》,文稿寄到出版社,却被退回。二哥年轻时,一表人才,很多人给他提亲,可是因为怕自己的经历连累别人,他都拒绝了。”

改革开放后,黄璧坤的七姐和十哥回国探亲,邀请黄震廷去美国定居,被黄震廷拒绝,他在给黄璧坤的家信中说:“我并没有这种企图,如想,那早在1946-1949就去了。德国也有人叫我去。当时的想法,一觉得中国共产党已将统一中国,国家有希望。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看到中国富强起来,这是一生的愿望。二看到三姐和你们都需要有人照顾,因此留下。现在国家又在蓬勃发展,出去干什么?”

十子黄伯飞 耶鲁大学老师,一生致力于译介中国古诗词

黄璧坤的十哥黄伯飞,1937年毕业于北京辅仁大学西语系,曾任香港《国民日报》总编辑。1947年黄伯飞赴美深造,获得斯坦福大学大众传播学硕士学位,后执教于耶鲁大学。

黄伯飞幼年时,正值父亲在广州任粤汉铁路粤公司协理与省议会议长。那时候,政局混乱,父亲志向不得施展,睡前常在苦闷的情绪里吟唱古诗词。在父亲的吟咏中,黄伯飞潜移默化,小小年纪便能吟诗。执教耶鲁期间,黄伯飞常创作汉语古诗词,并尝试用英文写出汉语古诗词中意象,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中美建交初期,美国教育部派代表赴北京高等院校交流汉语教学经验,黄伯飞任副团长,这是他去美国后第一次回到祖国。在工作之余,他与亲人短暂会面。此后,黄璧坤与这位年龄相差十八岁的兄长展开书信往来。

1985年,黄伯飞在耶鲁退休,校方为他举行隆重的酒会,不少学生也从各地赶来参加。那期的校刊以黄伯飞为封面人物,内有学生撰写的文章《凌越时空限制的诗境》。接着有人匿名捐赠二十万美元在学校设立两份“黄伯飞奖学金”,以表彰他多年来为传播中华文化所做出的不懈的努力。

后记:黄家兄妹中有作为的还有很多,如七女黄毓坤,毕业于北京协和医院。九子黄谦仪,毕业于广州勷勤大学机械系……因篇幅原因无法一一赘述,但他们都记住了父亲的遗言,做到了“自立自创”。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黄家十兄妹,从一个原点奔往世界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