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为媒?

2016-11-25 10:08:11

《锐变》但是,我们还是离不开苏丽思的花艺。

这是她目前最闪亮的光环,问过身边的人,他们都对苏丽思“装置艺术家”的身份不甚留意。

但其实仔细品鉴过苏丽思的花艺,会发现,她将装置艺术融在了花艺里。

“装置艺术是建筑里的空间设计,是空间的灵魂。比如雕塑就能延伸出空间的灵魂,花艺也一样”。

“加之装置设计的设计思想上,大空间的花艺也变为可能。在用材上更开阔而没有局限,苔藓、泥土、陶瓷、玻璃,甚至蛋壳都可能被用在她的作品里。”

“每一件事物只是空间里的线条,而这些事物连结起来时,整个空间便成为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这也是苏丽思把装置艺术的理念用在花艺上的体现。”

广州太阳新天地挂在中庭顶部的两个大太阳一样的花艺圆盘,就是苏丽思为太阳新天地开业时设计的一个装置艺术品。这是苏丽思典型的“花艺+装置”的设计。

当然,她也有一些作品,让观众也分不清这究竟是花艺还是装置设计?

《鱼骨》:在白板前竖起两条交错的大鱼骨,再在两边各用四条长长的藤条编上去。一朵花也没有用,但这个作品获得了国际花艺展上的大奖。

《锐变》:绿叶做成的花球上,陶艺做成的身体向上,穿过身上围绕的荆棘。这是陶艺还是花艺?

……

为什么要把艺术的界限分得那么清楚呢?

在追求装置艺术的道路上,花是苏丽思的媒人,因为花,她与装置艺术结缘;因为花,她可以在鲜花背后,还保有另一份自己心间最喜的天地。

在生活与人生之路上,花艺与装置设计都是苏丽思的媒人,因为艺术,她可以活出自己想要的方式与质感。

鲜花背后,是真实,是自我。 苏丽思与其装置作品《鱼骨》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花为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