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晖:一个让人心痛的名字

文/ 丁小溪   2016-06-14 00:12:25


2011年,陈宇晖这一个名字,曾震惊了美国舆论圈。

那一年的10月3日,华裔一等兵陈宇晖(Danny Chen)死在阿富汗南部一处岗哨内,一颗子弹从他的下颚贯穿头部,疑似自杀。军方调查后发现,陈宇晖生前曾遭到其战友种族主义侮辱和身体上的虐待。

12月21日,美国军方宣布决定起诉8名驻阿富汗部队军人,指控他们虐待一等兵陈宇晖,8名涉案军人包括陈宇晖生前所在部队的排长丹尼尔施瓦茨。检察官指认施瓦茨玩忽职守,指认其他7人过失杀人和攻击。

陈宇晖之死是2011年第二起华裔美军士兵因受虐待而死亡的事件。一些亚裔人士指责美国陆军容忍士兵欺侮他人,歧视亚裔士兵。

19岁的陈宇晖是广东台山移民的后代,父母于上世纪80年代移民美国。陈宇晖是家中独子,在纽约华埠土生土长,虽遭父母反对,今年仍放弃大学学业毅然参军,并在夏天受命驻防阿富汗。岂料抵达阿富汗仅2个月,一等兵陈宇晖却于10月3日在坎大哈美军哨所饮弹身亡,军方初步结论认为他“似是开枪自杀”。

“我们始终都不相信儿子是自杀。”父亲陈炎桃说,宇晖9月27日还打电话让妈妈寄肉干给他,而且儿子性格很坚强,“在军训那4个月,他走路走到脚趾甲都化脓了,拔了脚趾甲,都能通过考试、毕业。你看他的性格多坚强。”

“以前个个都是这样,移民移民,个个都怀有美国梦,个个都说移民,就移民咯。”陈炎桃有着一个美国梦,如今独子猝然离去,没有什么可以抚平他的悲伤,“养到他十八九岁,他突然离开了自己的父母,那种心情是没办法形容的。”

举家移民

在《纽约时报》10月30日报道此事后,宇晖之死在全美引起震动,他所遭遇的虐待、凌辱被逐步披露,纽约华人与社团连续集会声讨美国军队中存在的种族歧视。台山人自19世纪开始大批移民美国,最早聚集于西海岸,其中不少人是修筑美国太平洋铁路的华工。在美台山华侨华裔如今已达60万人。

不过陈炎桃并无海外亲戚,直到与妻子结婚,他才有了移民美国的资格。妻子陈素珍1987年依托亲戚移民美国,其后回到家乡台山市斗山镇,与邻村的陈炎桃结婚,1989年将丈夫也带到了美国。

而在几年后,陈炎桃最小的弟弟复制了同样的移民路径,娶了一位华侨女子后,移民到加拿大多伦多定居。其后,他将父亲也接到多伦多一起生活。

移民美国的陈炎桃一家,一直被家乡亲戚所羡慕,尤其陈宇晖入伍后,更成亲戚们炫耀的谈资。陈炎桃家乡斗山镇六村位置偏僻,村民种田维生,陈炎桃去美国做厨师,其妻子陈素珍做缝纫师,虽然在海外算是社会底层,但在亲戚们看来,这个家庭的未来无可限量。

陈宇晖的纽约警察梦如果实现,将会是这个家庭的一个重要转折。移民家庭通常要到第二三代才能彻底融入美国主流社会,而参军是不少移民家庭改变社会地位的途径。

两回台山

保持与家乡的联系、接受中国文化的熏陶,是华人家庭教育的常态,陈家也不例外。陈宇晖1999年7岁时、2007年15岁时,曾两次趁暑假回到台山,每次停留一个月。他台山话讲得流利,又懂礼貌,喜欢和家乡同龄伙伴交往,大伯陈达桃至今还记得1999年宇晖回乡,特别喜欢和伙伴一起去池塘挖莲藕。而宇晖姑姑印象最深的是,每次从美国打电话回来,宇晖都要和家中长辈一一通话问候,想得很周到。他们怎么也不能相信宇晖会自杀。陈炎桃说:“无论他的英语多好,母语都是台山话,虽然他是ABC (美籍华人),可我们是中国人。我们从小就教他对老人家孝敬,对朋友尊重,我们中国人的思想文化都是这样。他的性格很随和很开朗,到19岁了,已经是成年人了,也没得罪过一个人。”

童年的宇晖在父亲眼中,也有幽默的一面,“他以前小时候回乡下,看到我奶奶。老人家的脸是皱的,又驼背,他看到我奶奶就怕咯,对他妈妈说‘妈咪,看到婆婆很怕。’玩了一两天,不怕了,就去学我奶奶驼着背走路。”

读书后,宇晖没有让父母失望,从3岁开始读启蒙班,到18岁高中毕业入读大学,每门成绩都保持在90分以上。接受高等教育、从事白领工作,是美国华人后裔最通常的选择,宇晖本来沿着这条路在走,已经进入大学读书,却在今年突然转了方向。

2010年初,宇晖回到家对父母说:“妈咪、爹地,我明天去参军了。”陈素珍当晚就哭了,对儿子解释军人的辛苦。陈炎桃也反对儿子入伍,宇晖坚持己见。他对妈妈说:“我已经有心理准备,我知道的了。”他还反问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支持我?”

“这里的社会,18岁就是成年人了,自己有话事权。他自己喜欢参军,不用经过我们父母的同意,直接在学校签个名就行了。”陈炎桃说,两夫妻虽然担忧不已,还是尊重了宇晖的选择。


陈宇晖戎装照


2011年10月20日,一名美军士兵将一双军靴摆在陈宇晖的遗像后


军中受辱瞒家人

在派驻阿富汗前,陈宇晖在美国格鲁吉亚州军营接受为期4个月的军训。“训练那4个月是很艰苦的,要特训过关才批准你当兵,”陈炎桃说。宇晖很少提及军营里的辛苦,因为母亲多病,宇晖打电话回来多是叮嘱母亲保重身体,母亲问到军营的情况,宇晖就讲“挺好的,个个对我很好!”但他也曾提及被辱骂“发出山羊般的噪音”,称自己“尽量不回应这样的话”。

在派驻阿富汗后,因为通讯受限,宇晖只给父母打过3次电话。妈妈曾经问他,“在那边有没有人欺负你?”宇晖当时回答说没有。

在宇晖死亡后,媒体曝光包括其日记和电邮在内的各种证据,证实他曾在军中受虐待凌辱。据媒体报道,陈宇晖曾经因为在洗澡后忘记关热水炉被6名上级从床铺直扯到地下拖行,背后皮绽肉开;被人使用种族歧视字眼辱骂,而且又逼他在地上爬行,而此事发生三个半小时后陈宇晖便被发现身亡。据报道,其他已知的虐待行为还包括要他含一口水做伏地挺身、倒吊等。

“当兵是很辛苦的,但是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自己的心地好,或者他也以自己的心理去想别人,想不到会变成这样。”陈炎桃如今知道宇晖向家人隐瞒了不少事情,“或者军队有军队的纪律,问这些东西,他不会告诉家人。亲戚朋友他也不说的,甚至他的同学,很亲密的那些朋友,他都不会说的。”


陈宇晖葬礼上摆放的遗像

纸条传递祖孙情

12月26日,距离宇晖死亡已近3个月,家乡的亲戚还沉浸在悲痛中。他的伯母一遍遍翻看着宇晖的这些照片,眼泪难以自抑。几十张照片,记载着宇晖在中国和美国从小到大的生活。

宇晖的爷爷从加拿大回到了台山乡下,他对宇晖的思念没有挂在脸上,而放在两个小纸条的故事里。

1999年宇晖回到台山,爷爷也在家中,宇晖不太会写汉字,但还是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离开祖屋时,他在一张纸条上写下自己名字,藏在爷爷柜子中,返美后立刻给爷爷电话,“爷爷,我把我的名字藏在你柜子里了。”2008年爷爷最后一次见到宇晖,是在纽约宇晖家中小住后返回多伦多,宇晖又写了一张纸条,用英文书写爷爷的名字,并备注行李中只有衣物,以免不懂讲英文的爷爷迷路与遭窃。

2011年1月陈宇晖经过3个月新兵训练后,于当年4月被调至阿拉斯加韦恩赖特堡军事基地,编入美国陆军第25步兵师第一旅21步兵团第三营。在阿拉斯加期间,陈宇晖还曾回纽约度假探亲一周。8月陈宇晖被派往阿富汗。10月3日,突然传出陈宇晖在阿富汗坎大哈地区站岗值勤时意外身亡的噩耗。

美国陆军在21日的声明中说,仍然在阿富汗的这8名驻阿美军因玩忽职守、过失杀人等遭到起诉,已在当地被隔离监禁。

迄今为止,已有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陈宇晖在美军军中备受欺凌。他曾被其“战友”在地板上拖来拖去,被人从背后向他头部扔石头,还常常阴阳怪气地取笑他为“Jackie Chan”(影星成龙的英文名)。陈宇晖曾在一封家书中说,“因为我是唯一的华人,每个人都叫我‘阿陈’。他们每天会问我几遍是否从中国来,他们也会没有理由地用怪里怪气的声音叫‘阿陈’。”“他们时刻都拿华人开玩笑,但我已经没有多少笑话可以回敬他们了”。从陈宇晖涉及在阿富汗生活的日记、博客和网络聊天记录看,他没有显现抑郁迹象。多种迹象显示,陈宇晖赴阿富汗前就遭到其他士兵排挤,不得不“独自抗争”。接受训练阶段,在佐治亚州一处军事基地,一些士兵取笑陈宇晖,用夸张的亚洲语言口音大声喊他的英文名。

陈宇晖在日记中写道,别人取笑他,他以笑话回应,“穷尽”了所有笑话。借助日记、社交网站和电子邮件,陈宇晖讲述自己的部分遭遇。驻阿富汗后开始遭受欺凌:一些士兵把他放倒,在地上拖拽;用石块砸他;迫使他口含液体,处于倒悬状态。

反映强烈

纽约华人相继在曼哈顿下城等地举行集会、游行和烛光悼念会,喊出“争取华裔美国军人的权利”、“争取知道真相的权利”等口号。华人社区领袖呼吁美国军方应有交代,并要求必须有人对陈宇晖之死负责。美华协会纽约分会会长欧阳萧安表示,2009年一年全美计有3000名亚裔子女参军,军方必须尽快公布陈宇晖的死因,给其家人一个交代,否则将呼吁亚裔不要参加美军。美国陆军21日发表声明,宣布8名驻阿富汗美军因涉嫌华人士兵陈宇晖死亡案遭起诉。

一些华人社团人士计划再赴五角大楼,为此案讨个说法。他们表示,我们需要知道全部真相,美军内不应存在这类种族歧视与不容忍现象。此外,美国华裔刑事专家李昌钰已接受当地华裔社团邀请,出面组成一个专家小组,独立鉴定陈宇晖的死因,其中包括鉴定军方公布的解剖报告、调查报告及其他物证。

陈宇晖之死在美国华人社团中引起极大反响。代表美国亚裔人士的美华协会纽约分会会长欧阳萧安(Elizabeth OuYang)表示,陈宇晖之死是军队近期发生的数起欺负案中的一起,无论陈宇晖死于自杀还是他杀,8名军人理应承担虐待陈宇晖致死的责任。2009年一年全国就有3000名亚裔参军。她还在集会上表示,希望军方能够尽快公布陈宇晖的死因,给其家人一个交代,否则将呼吁亚裔不要参军。截止目前,代表纽约的国会、州及市议员和美华协会、中华公所、华埠共同发展机构等多个非营利组织和曼哈顿第二、第三小区委员会等,都纷纷促请军方尽快就陈宇晖的死亡给民众和小区一个交代。

闻名全球的华裔刑事专家李昌钰接受当地华裔社团美华协会(OCA)邀请,出面组成一个专家小组,独立鉴定陈宇晖的死因,其中包括鉴定军方公布的解剖报告、调查报告及其他物证。

审批

当地时间2012年7月31日美国华裔士兵陈宇晖受虐致死案在北卡罗来纳军事法庭宣判,主要嫌疑犯仅被处以轻微刑罚,引发美国华人社会的很大不满。

法庭当天判决此案的主要嫌犯之一、中士霍尔库姆(AdamHolcomb)犯有“虐待下属罪”和“攻击罪”,裁定他在军事监狱监禁30天。

霍尔库姆也并未像原告方期望的那样从美军中除名,而只是处以降低军阶和减薪处罚。由10名军官及士兵组成的陪审团30日已裁定霍尔库姆的过失杀人罪、危及他人生命罪、威胁罪及凌虐新兵罪等多项重罪均不成立。

霍尔库姆在判决后发表声明,对自己的行为表示道歉。他称自己有病症,“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霍尔库姆的律师则声称,霍尔库姆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在军事法庭被判有罪“应成为他一生的污点”。

庭审于7月24日展开。庭审期间披露了很多事实,表明陈宇晖在美军中受到霍尔库姆等人的欺凌。但法庭对霍尔库姆只认定了两项犯罪事实,即“使用侮辱性的字眼称呼陈宇晖”,以及“在石子路上拖行陈宇晖”。这两项罪名的最高刑期也不过为两年。

如此轻判引发了美国华人社团的愤慨。美国华人组织美华协会(OCA)纽约分会主席欧阳萧安强烈批评判决量刑太轻,指责“仅仅30天监禁根本无法和陈宇晖年仅19岁的生命相提并论”。她说,美国亚裔家长今后将难以放心把子女送到美军军中。

欧阳萧安表示,在庭审全部结束后,陈宇晖的父母才会发表声明。据悉,涉嫌虐待陈宇晖的其他几名嫌犯将于8月13日起接受庭审。

美军中的凌虐事件时有发生,但案件审判困难重重,外界普遍认为军事法庭在事件中保持客观公正难度很大。涉及陈宇晖案的其他嫌犯也很有可能将被轻判。

在美华协会纽约分会(OCA-NY)及华人社会的强大压力下,北卡军事法庭再次进行行政听审,最终将8名嫌犯全部开除军籍。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陈宇晖:一个让人心痛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