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味必淡

未知   2016-05-18 01:59:08


普洱茶什么味?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其实这问题,便如问一个戏迷,戏好看在哪里?

迷上了,便难以说清楚、道得明。文人说,好茶至淡,真茶无味。文人有余秋雨又说:“普洱茶绝非至淡、无味,它是有大味的。”

余秋雨所曰的大味,意在于普洱茶的陈酽与暖润。此一说来,普洱茶确实是有大味的。有如澜沧古茶,它的大味,需要边喝茶,边味这茶背后的云山与历史。

喝茶第三重境界,茶禅一味吃茶去。首先便是一层岁月味。说起澜沧古茶,便想起茶神,想起云南莽莽青山的千百年风景,想起那叮叮咚咚的马帮岁月。喝着千年古树的嫩芽,你不能不想起这些。

这是澜沧古茶“古”的地方。澜沧古茶的小伙伴们在朋友圈推荐他们的新产品,有广告语:“遇上她,与一座山相伴到老”。

你不得不羡慕他们的这种底蕴。如果说这是余秋雨所说的陈酽一味,那么以下这一个小故事,便是那暖润之味的诠释了。

2003年,景迈山一次大规模的古茶树修剪,留下了一批成熟叶片。由于这些原料的外形欠佳,当时基本没有人愿意用此类原料加工茶品,要么让其自然腐化,要么焚烧后埋到土里做肥料。



当年的这批成熟叶片属于古树料,且价格相对便宜,因此澜沧古茶收下了这批不受人待见的原料。恰逢当时有一个边销茶的订购单,茶妈妈就接了回来。后来,订购单方面取消了订单,茶妈妈就自己咬牙坚持完成这堆景迈古茶树成熟叶片的发酵,做成了熟茶。

当时原料进仓之前,曾经露天堆放。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暴风雨突然而至,厂里的工人们只能急忙用塑料布遮盖原料。但由于雨急风大,塑料布用木头和石头都压不住,眼看全厂的心血即将付之东流,情急之下,工人们纷纷爬到茶堆上,用自己的身体压住塑料布,直至大雨停歇。这批原料因此得以保住,它们的生命,也得以延续。

这批茶发好以后,被特意压成了茶砖。这不仅是为了纪念茶妈妈1972年在景迈山上压制的第一款茶砖——“抓革命、促生产”茶砖这段苦中作乐的历史,更是古茶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自我鼓励。

这一批澜沧老砖发酵得恰到好处,成品具有融入茶汤的参香、葛香和枣香,且随着时间的积累,香味越来越浓郁,并具有甜爽、通畅的滋味。

这是澜沧古茶一个极具温度的故事。除了那“错有错着铸造传奇”的经典贴合,更有一番接地气的感染力。曾被嫌弃的原料,拯救后面临人为的变故,天公的不作美,咬牙的坚持与独守,得以延续的生命,被创造的经典。一波三折,环环紧扣。无怪乎人都说茶如人生。

这是“澜沧味”的着地之处,亦是稳健之处。

稳健,着地,加上千年茶山与五十年铸茶的深厚与悠长,喝一杯澜沧古茶,便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这可以说是茶味之外的大味。大道总是沧桑的,大味也应该是淡淡的。

澜沧古茶有大味至淡。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大味必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