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古道

未知   2016-05-18 01:59:04


“大马帮”,是澜沧古茶其中一个传奇系列产品。

茶马古道,一条连接中国西南地区、西藏及南亚、东南亚,以马帮为主要交通工具,以普洱茶和马匹牲畜为主要贸易对象的民间国际古贸易通道。

它是目前世界上已知的地势最高最险的文明传播古道,全凭人力和牛马踩出,是中国西南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走廊,也是各民族融合的桥梁。

茶马古道之名因茶马互市而得,主要包括川滇古道、滇藏古道、川藏古道、滇缅印古道四个大方向,每个大方向还可以分出若干条路线。

川藏茶马古道,东起雅州边茶产地雅安,经打箭炉(今康定),西至西藏拉萨,最后通到不丹、尼泊尔和印度,全长近四千余公里,已有一千三百多年历史。

一千多年来,它将云南、四川的茶叶输送到西藏,又将雪域高原的马匹、兽皮、藏药等特产运到内地,促进了内地与西藏的经济与文化交流。”它其实并不是指一条单一的道路,而是指以藏、滇、川交界处的三角地带为中心,跨越横断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的诸多道路。在交织密布的茶马道路网中,有两条主要的大道,它们就是著名的滇藏道和川藏道。

为什么要开辟这条茶马古道呢?对于西藏人来说又简单又重大,那就是他们需要茶叶,需要到什么程度呢?他们“嗜茶如命,如不得茶,非病即死”,而汉人对于这条古道则有些复杂的意味,有经济的需要,有民族融合的需要,有国家长治久安的需要,从唐朝始到清雍正十三年(1735),茶叶的供应都由国家控制;在官营茶马交易制度被终止后,民间的交易依然活跃;甚至在抗日战争中,这条古道依然发挥了重要的补给作用。

这是一条非常危险的道路,主角是各民族的马帮,运输方式是骡马驮和人背。他们要爬雪山、走危崖边的小道、要渡过湍急的河流、要穿越毒虫和瘟疫肆虐的森林,他们要战胜各种恶劣的天气。冒如此之大的风险,只为了一口茶,可以想见,茶在人生活中所占的重要意义了。

输藏的茶分为云南的普洱茶和四川的“边茶”两种。所谓“边茶”,是指明朝时将朝廷直接管控的地区称为“腹”,而将西藏地区称为“边”,输入西藏的茶自然就是“边茶”。茶马古道的开辟也丰富了沿线各族人民的茶文化,像布朗族的青竹茶,傣族的竹筒香茶,基诺族的凉拌茶,哈尼民族的土锅茶,拉祜民族的糟茶,傈傈族的雷响茶……读起来均饶有趣味,都是些难得的关于茶的知识。

沧桑千年的茶马古道,不仅是一条运茶的道路,也是一条丰富茶文化的道路,更是一条民族融合与团结的道路,而这一切的缘起和核心就是茶。

一路辛苦只为茶。

为了纪念茶马古道的风云岁月,澜沧古茶推出了“大马帮”为名的传奇系列:

大马帮,承上两代之问茶经历,覆盖澜沧江流域临沧、思茅、版纳三大古茶区,以班章、易武、曼弄、邦崴、勐库、基诺六山古树茶为主要原料,寻得茶人心中对茶山茶味的理解,酿造调和出六山的原味及彼此间的包容,一山一味尽显,六山百味优化包容,收敛相长,成就独绝之味。味之极,苦尽甘来,香醇甜美,悠长不绝。马帮脚步不曾停歇,寻味问茶之旅永无止境。

也就是说,这是六大山头的拼配茶,有“景迈的迷香、易武的柔美、班章的雄浑、曼弄的甘醇、冰岛的悠长、邦崴的厚重”。

光看这些明星山头已倾慕不已,但心生惶惑,风格迥异的两两,又怎能不互斥?

问茶,问的便是历史风云,与传奇的迷雾。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茶马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