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钧:我爱这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未知   2016-05-18 01:59:01


王钧 

澜沧古茶公司总裁。

“这份致辞,百分之九十九是王钧她本人亲自写的。”广东省茶文化促进会副会长李招培说。

4月15日,澜沧古茶“天与地 爱与诚”晚会在普洱大剧院进行。王钧代表集团致辞,那是一篇充满诗意的致辞,从澜沧古茶与茶妈妈的五十年说起,致敬茶妈妈们,致敬原料基地伙伴们,致敬蘭香(经销商伙伴),致敬战略合作伙伴,致敬一线的茶师,致敬茶友。整篇致辞波澜壮阔,又暖如茶香。

其后进行澜沧五十周年盛典的颁奖仪式。因为授奖与受奖人数众多,她亲自持麦指挥,一霎那恍如行军打仗,颇有指点江山之气势。

这恰是王钧身上一个最鲜明的特点:她的书卷气息与磅礴气质,像是一个综合体,时不时不自主地显山露水。

她更像江南女子,但风驰电掣

“回家之旅”的那几天,澜沧古茶内部的小伙伴朋友圈中,流传着一张让人看了忍俊不禁的照片。王钧,他们的上司领导,脚踏黑色运动鞋与简便的运动装,手捧水盆,站在路中间,“虎视眈眈”着前来的茶友们。这是澜沧公司当天安排的泼水节欢迎仪式。照片所见,她的衣服已被水泼湿,头发滴着水珠。神情专注,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感觉。

“这一天,我被这照片的欢乐给刷屏了。”澜沧集团的小伙伴说。

梳理那几天看到的她的身影:欢迎宴会上,与茶人共聚,把盏言笑,合影神聊至午夜;第二天一早,出席“缘茶会”,现场奔走,会后指挥二十多个团分别合影;晚上于晚会代表公司致辞,颁奖;第三天回到厂部,泼水迎宾,指挥拔河比赛;第四天率众前往景迈山祭茶树;第五天再回厂部,组织古茶盛宴、篝火晚会。

事无大小,她习惯了亲力亲为。拔河比赛,她站在绳子中间,调度两边比赛人马,喧哗场中声嘶力竭;澜沧大厨制作大锅饭,用大铁锅炒菜,她站在灶旁,一等菜好端盘,即端菜出来招呼大家:又有新菜了,快来呀。


其实,她外形纤小,短发环耳,更像江南女子,但做起事来,偏是这般风驰电掣,令人为之注目。

“回家之旅”,一千多人的活动,每一个人都认识她,见过她或听过的她的名字。走过她身旁时,都跟她打招呼、致意。

她对每一个人微笑,问候。爽朗笑声不绝于耳。

作为集团的总裁,她那几天确实够累,但欢喜也由心而形之于相。

她没有宣传资料

与大多数人一样,在了解了茶妈妈的故事之后,开始对这位澜沧集团的总裁充满兴趣:她是什么背景?有甚故事?

但遍寻整个网络与澜沧自己的宣传,关于这位总裁的资料少之又少。多是她出席某个活动的资料。

李招培说,据说王钧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文学方面有着不错的造诣。

此一说,从王钧的致辞中可体现出来。另有一则网上的新闻,是澜沧古茶2015年总结表彰大会暨新春晚会,王钧的致辞题目是《相信的力量》。她说,2015年,胶着、凶险、困顿、彷徨伴随着我们,是相信的力量,支持着我们走过困难的2015。因为我们选择相信,相信国家,相信正念,相信改革,相信伙伴,相信企业家的精神,相信我们自己,我们才能穿越坚硬,我们才能依然在一起。

这个题目与这段话,很是符合对她“文学方面造诣不错”的评价。

与澜沧古茶的小伙伴求助,但人回答:“王总的资料很少,她比较低调。”

细寻王钧不得,唯有将目光转向她肩负的这一大企业。

澜沧古茶,从1966说起。历经五十年的民族企业,在中国独特的经济环境中,并不多见。而今,澜沧古茶的经销发展至全国除了西藏的其他任意地方,澜沧古茶也成为中国茶叶独具香韵的一支。

看一个企业,除了其经济效益,还在于其文化。澜沧古茶的企业文化,于其公司出品的各种海报、广告、推介可见一斑:

澜沧味,熟之美(介绍普洱熟茶);

名山名品,古茶传奇(介绍各茶山与相关名品);

大美澜沧,古茶飘香(澜沧江与岁月积淀的古茶底蕴);

……

古朴而灵动,科学而人文,这是澜沧古茶。想想,既有这样一位独具文学修养的女子担任CEO,有这样古幽生香的企业文化,也就不足为奇了。

她有心中的橡树

4月18日晚,“回家之旅”的最后一晚,篝火燃烧起来,有人给这晚会起了一个动人的名字:“实在舍不得”晚会。

篝火把每个人的脸照得红红的。

这里是澜沧古茶的厂部,说是厂部,但其实更像一个大花园,这里水榭亭台,松柏铺路,山花烂漫。茶香,烤肉香,与这篝火,营造了一个温馨的所在。

感情阑珊时,她在众人面前,朗诵了一首舒婷的《致橡树》: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

这也许是她深爱的一首诗。

我们在想,这首诗是致橡树,究竟,什么才是她心中的那棵橡树?

也许是茶妈妈。此处有一篇,王钧口述的关于乌金(澜沧古茶的一个出品茶)与茶妈妈的故事:

那天,我们从顺德回来,应一个茶友的邀请,到他家喝茶。

……这确实是我喝过的最让我难忘的普洱熟茶。杜总也啧啧赞叹。

茶友把一片完整的茶拿出来,那是一块小砖,看起来像是100克的样子,但又不是100克的标准,砖面上压了一个内飞,内飞是对折的,轻轻地撬开一看,是“八古”内飞,是我从未见过的,杜总也沉默了。

茶友很紧张,我想他非常焦急地想知道这个茶是不是澜沧古茶的嫡出。大家都不说话,一直喝,喝了大概30泡的样子,开始放到水壶里煮。杜总说话了,她觉得这个像她做的茶,但不敢完全肯定,她要了解一下。

……再到广州的一个夜晚,我们同室而寝,说起当年许多往事,很是唏嘘。她回忆起2003年自己带着咸菜来广州参加茶博会,卖茶,说当年的愿望就是希望以后来广州可以有熟悉的人帮忙打点,诸如带路啊,住宿啊,坐车啊什么的,说如今实现了,觉得茶回报了她太多。我说:是金子就会发光的!她说出了“乌金”两个字。我想,我们就是在那一刻觉得这一款没有命名的螃蟹脚小砖,就是“乌金”!

这字里行间,一语一颦,让人读出了两位茶人之间的那种默契与共同的担当。她们分担寒潮,也共享虹霓,她们携手并行在茶之路上。

也许,她心中的橡树,是那茶与岁月一同泡出的一种景仰?



在景迈山宣布“春億古茶文化基金”成立的时候,分明看见了她哽咽得不能自已。

没有人能像她和茶妈妈一样,知道茶对这一片土地意味着什么。

位于云南普洱市思茅区澜沧县的景迈山,是中国三大古茶山之一,其千年古茶的面积堪称茶山之最。这里有全世界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过渡型大茶树——邦崴千年古茶树,有11.8万亩的野生茶树。

但曾经,这里的古茶树也出现了死亡现象。

古茶树若死,茶祖岩冷遗留下来的古茶种子,便自此没有了,如同这一片水土都没有了根。

“‘春億’这两个字既和茶妈妈的名字同音,又是澜沧古茶一款产品的名字。在这50周年的特别日子,也是我们送给茶妈妈的一个礼物。前五十年茶妈妈是在景迈山开山制茶,后五十年她要在景迈山护树修林,要让现在已经炒热的古茶山可以休养生息,还原古茶树最好的面目,也把古茶里面最真的味道还原出来。”她说。

这一项基金,启动资金1000万,专门用于古茶树的养护、对茶农的培训计划以及民俗、民间文化的推动。

对于茶,或许植根于灵魂深处的已不仅仅是茶,而是一种支撑,一种信仰。

也许,她心中的橡树,是她诗意与快意营造的文化茶园与江湖?那里,有她的梦想与步伐。也许,是她致意这周边的一群小伙伴,为着同样的理想与追求?

无论如何,她心中的橡树,我们是不需要知道了。

只记得,那灯火盎然中,她亲自念下的句子:

坚贞就在这里: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王钧:我爱这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