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华日侨问题的历史学思考

潘德昌   2016-05-08 13:56:52


文/ 潘德昌

在中日两国人民的现实生活当中,有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尤其是在中国,这部分人从国籍上看,属于中国人,但是从血统上看,却是日本人。还有一部分人从血统上看,既不是中国人,也不是日本人,他们是中日混血儿,即形成“在中国的日本人、在日本的中国人”的怪现象。日本政府将这部分人称为“中国残留邦人”,或者“残留日本人”。国内一般将这部分群体统称为“遗华日侨”。

何谓“遗华日侨”?

战前日本政府为了彻底侵略征服中国,曾经向中国东北、内蒙古等地移民将近150万人。1945年8月4日,日本政府接受《波兹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但是,战败的日本关东军置百万移民于不顾,倡狂撤退,将大量的移民遗弃在中国东北。战后长期以来,日本政府没有实施援助日侨回国的政策,造成大批日侨无法回国,只好进入中国人家庭。原厚生省将这些战败时遗弃在中国东北、被中国人收养的未满十三岁的日本人定义为遗孤,但是将那些十三岁以上的为了生存进入中国家庭的女性(主要由原开拓民的妻子、女儿和从日本内地派送到中国东北的勤劳奉献的女学生和大陆新娘组成),视为是根据自己的意愿而留在中国的,进而剥夺了残留妇女的日本国籍,并且不列入援助回国的对象。原厚生省以视区别,任意地将战败时十三岁以上的残留邦人叫做“残留妇女”。从战败始,直到四十八年后的1993年,才最终取消这种差别,将遗孤和遗留妇女一同视做归国的援助对象,统称为“残留日本人”。日本政府将遗华日侨分为两类,即“日本籍残留日本人”和“中国籍残留日本人”。前者是指现在拥有日本国籍,但在1945年9月2日以前来到中国并在中国定居,在1945年9月2日以前就拥有日本国籍的人;或者父母在1945年9月2日以前来到中国,本人在中国出生定居,直到现在仍然拥有日本国籍的人。后者是指1945年9月2日以前拥有日本国籍,现在拥有中国国籍,并且在1945年9月2日以前来到中国并定居在中国的人;或者父母在1945年9月2日以前来到中国,本人在中国出生成长并定居在中国,现在拥有中国国籍的人。国内称之为遗华日侨,是指1945年日本战败受降后,被日本政府遗弃,在混乱中得到中国人民的帮助得以生存下来并长年在中国居住,1949年之后陆续归国或未能归国的日本人。

关于遗华日侨问题的现实思考

遗华日侨作为日本人的回国权利不断遭到侵害,归国之路漫长、坎坷不平。日本政府以“血缘关系”遴选遗华日侨家族的做法本身就存在著问题。尽管中日两国政府本著两国友好和人道主义的立场,正在稳妥地解决遗华日侨问题。遗华日侨作为一个特殊的团体也将随著他们的陆续归国而不复存在,但日本发动的侵略活动留给他们的不幸并不会因他们的归国而消失,他们归国后将会面临著更多新问题,影响他们的正常生活。

1. 情感影响

(1)遗华日侨在选择是否归国定居问题上,一时面临的两难选择──亲情、恩情、爱情、友情。即与日本父母亲朋团聚的期待、与子女分别的无奈、与养父母分别的痛苦、夫妻别离的痛心与思念、与朋友分别时的感伤,对家园的留恋、对故乡的渴望。

残留妇女不得不离开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继子女,因没有血缘关系,遗孤家族归国时不能把养父母,继子女带在身边,他们再一次面临著人生最痛苦的亲情割舍的过程。遗孤家族曾经被战争、国家,夺去了父母、丈夫以及家庭被日本政府抛弃在中国大陆上。在中国的半个世纪是他们重新建立亲情的半个世纪,由于遣返归国,他们再一次面临著与亲人分离的残酷事实。

绝大多数中国养父母望穿秋水、只能在孤独失落中思念大洋彼岸的养子养女。遗孤和中国养父母之间的这场伟大而凄凉的情感纠葛背后,实则是战争给后人留下的长久隐痛。这不是普通的亲情,这是曾经敌对国家的两代人。可是他们是母女、是父女,因为战争,他们走进了一个家庭,在和平的时候又分开。虽然身在两地,但是不变的,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思念和爱。

(2)养父母的复杂情感。当初收养这些无家可归的日本遗孤可能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可是在那艰苦的年代,自己吃饱饭都很困难,还要养活自己的孩子,更何况他们还抚养著曾经是我们“敌人”的孩子。她们像抚养自己亲生儿女一样地抚养著这些日本遗孤。中国的养父母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为了抚养他们,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物质上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养父母虽然希望养子女回到日本与骨肉亲朋相聚,但是,他们往往由于养子女的离去产生无依无靠的孤独感。但是在这里要提起注意的是,养父母的养育之恩是无法用金钱来报答的。当年,那些贫困人家收养日本孤儿的目的,不排除收养子女,养老的想法,但是更多的是处于人的天性。苦心多年养育成人的养子女的离去,可以说是养父母精神支柱的坍塌。

(3)遗华日侨家族的隔阂。一些遗华日侨家庭在归国定居问题上,往往产生分歧,其配偶不愿离开故乡,随夫(妇)远走他乡。一些遗华日侨不顾家庭的反对,毅然归国,造成家庭的分散。同时在老年残留妇人归国时所带的赡养子女问题上,因为很多家庭是多子女家庭。选择哪个成年子女家庭回日本,成为其子女争执的核心,往往造成兄弟姊妹间的不和,反目成仇。

2. 由于语言,文化的不同带来的诸多不便。同时,这些人回到日本后,马上面临著头脑中国家观念的冲突,以及与日本文化的隔阂。这些人还难以马上融入日本社会。遗孤及其家族长期在中国生活,原有的价值观、文化观、生活感觉已被改变,他们归国后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语言环境中很难适应,也不可避免地导致与其他日本人之间的隔阂。因语言的不通,他们在中国所得的从业资格在日本无法效用,他们的就业范围被局限在单纯的体力劳动范围之内,因而劳动报酬低,劳动条件也十分恶劣,遗孤家族归国后,很多有劳动能力的人只能靠政府发给的最低福利来维持生活,遗孤家族现在的年龄一般在五十至七十岁之间,其中很多人已失去了劳动能力,他们的生活让人担忧。日本残留孤儿即便是回国工作已达十年以上,每月也只能按规定领取四至五万日元的养老金(即2万2000日元国家养老金和福利养老金的总和)。但是,在高居世界消费水准榜首的日本,这些根本不能够维持最低的生活支出。然而日本政府的方针却是“如果觉得这些钱不够,就接受‘生活保护’。”(在日本,只有没有劳动能力的老弱病残以及无法生存下去的人才接受“生活保护”,是一种非常难以向人启齿的事情,因此很多日本人即使忍饥挨饿也不愿意接受政府的“生活保护”。)

3. 子女的教育问题。遗孤家族遣返时,他们的配偶与亲生子孙作为家属一同遣送到了日本。在日本政府的安排下,其中处于学生阶段的二世,三世,四世子孙各自进入了相应的学校,但因中日两国的教学内容、教学进程、教学方法不同,再加上语言的不通,他们很难适应日本的学习,此外有此儿童还受到日本儿童的歧视,偏见,容易形成心灵上的障碍,更有甚者作出自杀和暴力行为。

4. 养父母的赡养问题。随著残留孤儿亲人调查的深入开展,一部分人回国与亲人相聚、定居,但是随之产生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即大批残留孤儿的归国,造成了中国养父母的赡养问题的复杂化。为此,中日两国政府通过协商,一致决定本著中日友好和人道主义的立场,加以解决。1984年3月17日和1986年5月9日,中日两国政府有关部门两次交换了关于日本遗孤问题的备忘录。并达成共识。根据备忘录的规定,向那些已经回到日本定居的残留孤儿的养父母每人支付10,800日元的赡养费。其中一半由日本政府援助,剩余一半由(财)中国残留孤儿援护基金通过募集民间资金的方式支付。同时考虑到养父母已经年迈体衰等具体问题,为了早日支付赡养费,中日两国政府开始协商赡养费的标准额、支付期限和支付办法等具体的细节问题。最后协商决定:按照每人每月60元(人民币)的标准,向归国残留孤儿的养父母支付期限为十五年赡养费,一次性支付。1986年8月,兑现了第一批。

在现在的日本人当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是战后出生的,也就是说,在日本,有三分之二的人口没有战争的经历或战争记忆。在这些人的头脑当中,只有战后日本经济的腾飞,日本国家地位的提高,日本民族意识的膨胀。在日本说起“战争体验的风化”已经很久了,但是战争所留下的伤痕不会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消除,反而越来越深、越来越隐蔽。虽然逐渐为世人所忽视,乃至遗忘,但是其伤痕还在,只是已经深深地烙在了历史老人的额头上而已。(原文有删节)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遗华日侨问题的历史学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