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下世,我会投胎和你做真正的父子

未知   2016-05-08 13:56:34


横山三郎,是一名日本遗孤。他的中国养父,名叫王希顺。

一根扁担、俩箩筐,挑回日本遗孤

操着一口地道博山方言的横山三郎,中国名字叫王毓福。如今已年近古稀的他,其特殊的身世还要追溯到60多年以前。

抗日战争期间,横山三郎的生父曾是日本派往中国的一名军官,当年一家跟随父亲一起来到中国东北。战败后,父亲剖腹自杀,随后爷爷病死、奶奶吊死,母亲后来也因病去世,年仅三岁的横山三郎成了遗孤,无法回到日本。当时,中国方面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允许当地老百姓收养日本遗孤,闯关东的山东单身汉子王希顺得到消息后,便打听并收养了横山三郎,取名王毓福。

收养了横山三郎后不久,王希顺决定带着孩子回老家抚养。由于兵荒马乱,王希顺返乡途中吃尽了苦头,但一路上他几乎舍弃了一切,却始终没有舍弃这个可爱的孩子。就这样,王希顺硬是用一根扁担、两个箩筐将横山三郎挑回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乡——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北崮山村。

回乡后,王希顺怕村里人对横山三郎的身世说三道四,便在远离村庄的野地里搭建了两间简易的草房,父子相依为命。条件虽苦,当爹又当妈的王希顺对横山三郎却疼爱有加,怕孩子受委屈,便一辈子没再结婚。开明的王希顺还用靠挑货郎担赶集串乡、搭席棚卖烧饼挣来的血汗钱,供横山三郎读书直至初师毕业,这在当时即使是条件好的山区农村家庭里也不多见。从小就懂事的横山三郎对父亲榨干了血汗来关爱自己的付出,一直铭记在心,并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好好孝敬老父亲。

艰苦的环境也磨练出横山三郎坚忍不拔、奋发进取的性格,凭着努力初师毕业后他先是在当地的山区小学教书,改革开放后,由于工作出色被调进城,担任了博山区政协委员联络室主任、区政协委员并当选了淄博市的人大代表。

但当横山先生事业有成时,父亲却日渐老去。孝顺的他疼在心里却无法改变父亲一头的白发,他便加倍地孝顺父亲。在生活上他对父亲百依百顺,为了不让老人孤单,进城工作十几年里,他始终不在城里定居,每天往返几十里山路赶班,为的就是让老父亲每天都能见到儿子。

一封寻亲信,两头牵挂亲

娶妻生子后的横山三郎,本以为终于可以一家人陪着老父亲平淡而幸福地生活下去。但上世纪80年代,一封来自远方的寻亲信却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原来,当年他还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除二哥夭亡外,大姐、大哥也同时被领养,当时自己并不记事,而哥哥姐姐都记得他。如今都已子孙满堂的哥哥姐姐,希望在人生中的最后一段时间找到他,一家人团聚,于是他们便通过当初的登记资料,几经周折才最终寻到了他的下落。

这个世界上除了父亲还有亲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并在父亲那里得到证实之后,横山先生悲喜交加,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是一个日本人。横山先生也在心里埋怨过老父亲,但静下心来一想,他又为自己的想法惭愧:淳朴善良的父亲为了他,付出了自己所有的心血,在他身上寄托了所有的希望。现在年老体衰,自己是他唯一的依靠。这样一个和和美美的大家庭,父亲又怎么舍得呢?这不是老人的自私,是人之常情啊。

回想起父亲一辈子的艰辛,望着父亲满头的白发和饱含慈爱的目光,横山先生扑通一下跪倒在父亲面前:我永远都是您的儿子,在您有生之年,我哪都不去,就在您身边孝敬您。父亲感动的老泪纵横。这样一过又是十几年。十几年里,横山先生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人也没有提及自己的身世,而是抱着一颗感恩的心,照顾老人、报答老人,让老人在幸福和温馨中活到90岁高龄,无疾而终。

送走了老父亲,横山先生也已是60多岁的人了,这时的大哥已经过世,姐姐已经回到了日本。年事已高的姐姐不断打电话和他絮叨:大哥已经没了,回到姐姐身边吧,让咱姐弟俩一起度过这生命中最后的时光吧。每次姐弟俩都是在电话里哭作一团。现在安心“回家”应该说没有什么牵挂了,但中国毕竟是自己生长了几十年的地方,父亲虽然去世了,但是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感受到父亲的气息。但姐姐也确实老了,失去了大半辈子的亲情再不珍惜也要来不及了,还能陪姐姐多久呢?

在家人的支持下,横山三郎最终带着老伴、带着对中国的依恋,在1999年底回到祖籍日本大阪定居。临行前,他一再叮嘱留在国内的儿子王岳阳:“我不在国内,你一定要像以前一样,经常到你爷爷的坟前祭拜。”遵照父亲的嘱托,王岳阳每逢节日都会携妻带子祭拜祖父。而横山先生自己每次回国后第一件事情也是去拜祭老父亲。

一颗感恩心,永世中国情

横山先生说,自己虽然是日本遗孤,但毕竟大半生是在中国度过的,是中国的水土养育了他,是中国人给了他爱。他觉得只有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他才能找到他一辈子的回忆。他也觉得自己骨子里就是个中国人,他的根在中国,所以他更喜欢大家叫他王毓福而不是横山三郎。

回到日本的这几年,横山三郎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中国故乡。在日本看电视,他最关注的就是那些报道中国消息的频道。同时也在尽己所能为家乡建设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2006年,横山先生用省吃俭用、积攒大半生的15万元人民币,给他的母校——裕禄中学,购置了25台电脑及桌椅等,配备了一间微机室;并在学校里竖起一块镌刻有“和平万岁”的石碑,栽植了两株樱花树纪念。2008年汶川大地震,横山先生闻讯后,又立即拿出仅有的5000元人民币,请当年的老同事代为捐赠。横山先生在日本仅是一个靠退休补助金度日的工薪族,高昂的物价消费,令他跟老伴根本攒不下多少钱,但是他每次都竭尽所能。

今年3月,横山三郎再次回到博山,他像往常一样,带着一家人、拎着酒水饭菜和父亲最爱吃的点心来到父亲坟前。在父亲坟前,他絮叨着:“父亲,儿子又回来看您了。儿子年纪也越来越大了,不能像以前经常地回来了。但您放心吧,只要身体允许我会尽量多回来的。如果有下辈子,我会投胎和你做真正的父子……”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若有下世,我会投胎和你做真正的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