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您好

国籍/马来西亚  作者/李姿妤   2016-05-08 13:55:44


国籍/马来西亚作者/李姿妤

中国,我的祖国,您好。我想您也许不认识我,但是我一定知道您。我是身在马来西亚的中国孙儿。自从我曾祖父的年代,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那个时代,我们家就在马来西亚定居了。所以说我了解祖国吧,我又不是那么了解,说我对祖国生疏吧,其实我挺认识您。

在马来西亚土生土长的我,其实一直都很接近中国。打小时候开始,爸爸总是从外头买一部又一部的金庸武侠片回家,带着我和妹妹一起看。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碧血剑、笑傲江湖……不懂事的年龄也看得津津有味,不清楚九阴真经是什么,但是却知道武林盟主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直到长大了,才知道,原来金庸是中国一位遐迩闻名的作家。原来我的祖国存在着这么才华洋溢的一名笔者。

升上了小学,爸爸妈妈把我安排了在一所中华小学上课。星期一至星期五是上学天,每天只有十节课。华文是必须的一课,所以十节课里头,有两节都被华文占去。老师们都用着华语和同学们沟通,每一次都提醒着我们,华文是十分重要的科目,因为我们是华人。数学课和科学课是英文以及华文双语教学,但是老师总是只用中文教导我们。这个童心旺盛的小学时期,还没见过多大世面的时期,我,一直认为中文是理所当然的。我一直以为全马来西亚的人都是华人,一直以为马来西亚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但是步入了中学之生涯,我开始明白,原来我离祖国,很远很远。

爸爸妈妈不再让我继续在中华学校求学了。至于原因,我不清楚。但是在本地的政府国中上了一个月的课,我开始奢求被中华氛围围绕的世界。国中,亦是以国语为主的学校,对我来说,这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以前老师们总是告诉我,别忘了自己是个华人;现在老师们都用着马来语告诉我,别忘了你身在马来西亚。曾经,我因为这个改变哭泣。我并不想在不属于我的环境中学习,这就好像将我从壤土中拔起,再把我种在完全不适合我的沙土里生长一样。我一而再地乞求父母,让我到中华独立中学去上课,以我当时的成绩,完全可以无忧无虑地享受全免的优待。但是每一次的申诉,都被一一驳回。如今我高中就要毕业了,我还是不能适应这个环境。师长和朋友们说我总是活在过去,渴望回到中华学校去,我却很想告诉他们,我只是不想忘记,我是个华人。我甚至想说,我是个中国人。

但是我得感谢爸爸妈妈让我在政府学校学习,要不是在沙土中苟延残喘地活着,我就不会知道,在壤土里的时候,我曾经活得是多么的健壮。在不一样的环境,我才更加爱惜我的祖国和母语,更加想要将它发扬光大。升上了中学,在我第一次领过了课程表,我惊讶地就要尖叫。每天八节课程里,没有一节课是华文。之后赶在我就要投诉的前一刻,老师用马来文告诉我们说,要学习华文的同学,我们的华文课在课程表以外的时间进行。一个星期,只有一次,每一次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听着老师说要留校上课,原本不少人参加的课,少了几个同学。遇上了考试期间,或是课室资源不足够,华文课就会被迫停课。有时候,甚至一整个月都没法上课。

有时候我很想抱怨说,为什么华文在政府中学不是必修科?为什么随着难度的增进,越来越多学生打退堂鼓不选修华文了?为什么本来属于华人的语言,一定要被遗忘,一定要被排挤?我渴望一个安定的课室好好上一课华文,我很渴望平常上课的时候,老师跟我们说一句华语。从两班联合,满庭若市的华文课,变成了八个班级联合,人数都寥寥无几的课室,我亲眼目睹了它的变化。即使再多朋友怂恿我一起离开,我依然坚定地说,我一直记得我是华人。五年的中学生涯,我一直这么提醒自己,即使我身在马来西亚,我还是华人。我是蒲公英,而我最初来自的国家,是中国。不论我的曾祖父将身上的种子飘多远,根总是系在中国。

记得我小学六年级那年,爸爸在家里安装了卫星电视。从那天以后,我很少再打开播放器看着偶像剧,而是每个晚上守在电视机前,追看着宫廷古装大戏。有时候爸爸都嘀咕着抱怨了,说我常常霸占着电视。先从汉朝的美人心计看到末唐的凰图腾,再从清朝的步步惊心看到隋唐的隋唐演义。由西施秘史中的越国美景看到武则天秘史中的女皇英姿,再由陆贞传奇中的女相才智看到唐宫燕的争权夺位。但是我喜欢做的不仅仅是两眼发直地看着电视,还喜欢拿着爸爸送我的《正说中国三百五十帝》翻着,看看戏中的李隆基是不是真的十分宠爱杨贵妃,看看南北朝是不是真有一位女性丞相。拿着书本和戏剧里的桥段比对着,我仿佛能够了解得更快。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爱上中华文化的。但是夜半时,人人都入睡的时候,我的思绪就会很清晰。常常在这段时间想想,关于自己的十万个为什么。其中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会热爱华文?我想逆流成就强烈的心态,是最好的答案了吧。

马来西亚的教育局对于接受独立中学的统考文凭这桩决定总是起起落落,让想以中文继续学业的学生都不得已放弃报读中华中学,不然就不能在马来西亚顺利地找到工作。就因如此,多数的华族学生也都上了国中。在马来文制度的校园里,我深深感受到一股逆流。身为华裔,被强迫要学着他人的母语,在额外的课程才能够学习祖国的语言。额外和选修的字眼对我来说有点刺眼,好像它可有可无。我多么引以为傲的母语……

在满是马来语的环境下,我更加珍惜人们能与我以华语对话的每个时刻。上了高中之后,我开始练习书法和培养华文写作文笔,想让自己的心更靠近祖国。在校园生活,总少不了开通一个社交网站的户口,我选择了新浪微博,一个更贴近中国祖国的网站。开始涉足这个网站的时候,我真的挺不习惯。但是我发现,中国同胞们都很热情,不让人感觉陌生。或许我们有着共同的语言吧。我不是个社网控,偶尔上线登陆微博,总能看见不少乐观积极的博文,让人愉悦。

逛书店、买书、阅读,是我的爱好。小时候喜欢童话故事,初中时喜欢爱情小说,现在我爱上了中国的历史书籍。课堂上有文言文要学习,不太明白中文古文的我,第一次上书店买了一本《孟子》的文言文及白话文合集。看着一颗颗的方块字,我第一次认为中文是如此深奥难懂。怀疑着,以前的中国人,是怎么说话的?比起如今的我们,会不会更困难?还是更有趣?

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我开始慢慢明白文言文的含义。在那之后,我发觉自己离中国,好像更近了一些。

一次打开中国某个卫视,看着打发时间。碰巧那个时候,是一年一度的“中国少数民族舞蹈晚宴”的直播时间,我看得出神。听着每一个我并没听过名字的民族,我又发觉,其实我还没真正了解祖国的一切呢。还有很多是需要学习的。

对于中国有着不浅的情愫,不全是因为环境所感染。其实还是因为身在异国的自己,把中国的一切努力看在心里。中国的努力和汗水深深地感动我身上的每一组细胞,让我有想流泪的冲动。

第一次的感动,是外婆和阿姨到北京游玩带回家的手信,是北京奥运会的五福娃,贝贝、晶晶、欢欢、迎迎、妮妮。我很好奇那五个挂有名称的娃娃是什么。爸爸告诉我说,中国争取到了奥运主办权,这是大会的福娃。

2008年8月8日晚上8点08分,我守在电视前看着直播。这是我第一次观看奥运会开幕典礼。正巧这个第一次,是我的祖国—中国。北京的鸟巢成为了热门话题,我实在不懂为什么是鸟巢的设计。但是那瞬间我想,是想让纷飞在外地的华族也普天同庆着中国难得的风光,让大家的心像鸟儿一样归巢。

开幕典礼开始了,虽然现在的我并不是很清楚记得每一个细节。但是我记得,那个场面是震撼而感人。传递的主题不是华丽的精彩夺目,而是宏伟的中华文化。水中的佳人、满场的令鼓、惊人的武术,全是中华文化的标志。其实有那么一个内心的想法,这场开幕典礼,想传达的不是对于成功获得主办权的光荣,而是让属于中国的一切发扬光大。

还有华人群星唱着的《北京欢迎你》,象征着全世界的人都是客,全世界的人,无论是来自哪儿,中国都有旷阔的土地和已敞开的胸怀接受。看着现场的直播,我的心已经不是悸动,而是激动!一直到最后,我看见百余歌手的歌声结束的那刹那,更是感动得落泪。这就是我的祖国吧?热情的祖国。

最后便是点亮火炬的时刻,运动家李宁在钢丝的悬吊之下,在鸟巢上空奔跑着。身后全是中国大大小小的生活场景和古今变化的影片投射,在前头奔跑的李宁,代表着全中国人,代表着全世界的华人,走过以往、现在和未来的中国,无论是心酸与甘甜,无论是黑夜与白昼,无论是穿着鞋子还是赤着双脚,华族一直都是同手同脚地从以前走到现在。而且还会从现在走到以后。火炬点燃了,代表中国的雄心也点燃了,就算闭幕那天熄灭,熊熊烈火还在中国狂烧。

马来西亚距离中国大陆是几乎八个小时的飞机航程。几万八千里的遥远,我的心却是多么地想要接近。

有一次,中国友人问我是否曾经想过回去看看。我笑了笑,何尝不想?我的梦想还是回归中国尘土呢。毕竟,我的根一直系在那儿,即使身为蒲公英的种子已经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但是我的种子,不正来自于中国吗?要是我没办法连根拔起地回去,我想,我会让我的种子随着风回到中国。

我的志愿与中华文化有关。我想过考古,挖掘中国的历史,在世界各地找回属于中华的遗产;想过当讲师,四处告诉人们中华的伟大,让马来西亚逐渐微弱的华族之光再次旺盛……可是遗憾的是,在我所在地并没有任何可以实现我这些理想的大学学科。更因为父母不支持我离开他们身边,我无法到中国去实践我的想法。在之后,我找到了另一个慢热的办法去表达我的想法,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方法。

我今年开始尝试着书写散文,内容多以华族悠久的历史和内心对于中国的情感为主,投稿于报社,希望马来西亚的华人同胞,也能感同身受,打从心底珍惜属于我们的文化,支持我们的祖国。

有人的地方,一定有华人。有街的地方,一定有唐人街。中国真的就像蒲公英,让种子离开自己,再让子子孙孙遍满全世界。我真挚地想仰望着中国的国旗,立正站好。随着爱国歌儿的飘扬,让我内心对中国的爱也随它荡漾。

我曾经问自己,那么爱着祖国,是否有那么一点责怪祖父因战乱而迁离中国?曾不曾因父母不让自己就读中华中学而愤怒?我想,我没有,反而十分地感激。我想,要不是这样的环境,无法造就那么热爱中国的自己。有时候,逆境中培养的态度,会比让中华学校的老师千言万语的思想灌溉来得坚定。

如今我努力地提高中文的水平,像中国一样努力地想让更多人认识中国。我想让中国知道,身在异地的华族们,都从心底爱着中国、敬佩着中国人爱戴的毛主席、因为过去的中国而骄傲、对中国的今日无比敬仰,为中国的未来抱满希望。


马来西亚 李姿妤(中)

Manuella Lee Tze Yee(英)


刊登于《侨时代》2014年4月刊

点评

这是一封语言平实,感情真挚的书信,透过其中的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一位在马来西亚出生并长大的华人,用唠家常的口吻在向我们讲述其内心深处安放的那个中国,那个既熟悉又陌生,既梦幻又真切,既古老又现代的中国。虽然生长在另一片热土,但作者始终没有忘记自己血脉的源头,她站在另一个世界里,不停地向她的故国遥望着,她与中国的关联无法剥离,那是与她的血液一起流动的深情,那是绿叶对根的情意。因为这份爱,她守护着华语华文,笔耕不辍,聊解思念之苦。作者用这种娓娓道来的笔调来写这样的家书,颇具感染力,令人更加深切地品读到一份炽热的情怀。

——王菁野(美国拉斯维加斯报总编)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国,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