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中国舅父的信

国籍/马来西亚 作者/薛子晶   2016-05-08 13:55:40


国籍/马来西亚 作者/薛子晶

亲爱的舅父:

我知道您这号人物,是从那一封信件开始。

那时候,我问了妈妈:“是谁写来的信呢?”妈妈哽咽地回答:“是我中国的堂哥来信。”我兴奋地抛了一连串的问题问道:“中国?你说的是那个住着很多华人的地方吗?那个很大的国家中国吗?你还有堂哥在那里?他还会写信来啊?”

舅父,就在信里面,我略闻了您。

信件上的字迹,我特别喜欢。或者是因为有中国人捎信来给我们,心情感到特别的自豪和开心,就会偶尔把信件打开,悄悄地往内容读。您的一笔一画,间架架构均称整齐,是老师口中的模范生字。那时候,我一年级,懂得的生字不多,多希望您就在眼前,当我活生生的陪伴,把每个汉字都读好,写好!每每隔一段时间,我会重复打开了信件,小心地细读,再向爸爸请教读不懂的生字。一点一滴累积起认读汉字的能力,这一些功劳,您的信件有抹不去的功劳啊!

妈妈说,外公是来自中国。当年与大伯离乡背井来到了马来西亚,都是为了给祖国家庭一个更美好的生活。他们带着梦想来,期望南洋能够使他们实现梦想。这些,都是一代一代复述下来的故事。此刻,已经是第三代了。听说,那是一个吃力的差事。每天都是重复着一个使命—开垦土地。待稍微有些成果后,他们就会把一些钱寄回中国去救济那里的家园。每回沉思着,想象着先人的日子时,总是想进入他们的角色去,想象着那时候的他们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在怀念着故乡。没有了四季,没有了熟悉的地理环境,更没有了熟悉的美食飘香,想家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呢?

后来,大伯公开心地拿着一堆的钞票想回国了。似乎他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却因为在等待的日子中耗尽了储蓄的金钱,只能在船只离别的那日也启程回家。第二次,他比上回准备了更多的钞票想回家了,却因为共产制度的封闭而回不得了。那一刻,他是掉了男儿泪了,是吧?

今天我长大了,有能力买机票从马来西亚冲上云霄去到广西那儿与你们团聚。这个,是哪一代开始的梦想?而辗转了多少个时日后,我们方能带着妈妈举家回到外公那片故土去重游。在约定好的那一天,我怀着何等忐忑紧张的心情要与信中的您见面。

第一次与您见面,仿佛多少年前信件里的每一个汉字也跟着您一同活起来。妈妈说,她好像再一次地看见了呼吸的外公,可想而知家族的基因是何等地亲密。哪怕是隔着一大片的南中国海,基因的遗传带领我们更加贴近彼此。是现实把人们分开了,却是梦想使人们团聚了。那一次的旅途中,姐姐突然说了一句,“要是大伯公还在的话,大家不是可以团圆了吗?”

大伯公最终回不去中国,外公亦然。只有外婆有机会在有生之年用着那浓厚乡音的广西话与乡下的亲人在电话筒聊上几句。妈妈说,外公仍在的时候,偶尔会听见一些关于家乡的故事。妈妈迷迷糊糊地听了一些,我也懵懵懂懂地从她的口里听取一些。上半辈子的故事,好像再怎么聊也不会有一个尽头与句点。

那一次,您打开了《邓氏族谱》,一点一点地为我们拼奏起了那断断叙叙的故事。原来大伯公在中国早已成家,有孩子了。那一刻,我突然好想告诉大伯公一声,我们替您回家了。虽说我不是邓氏的直系亲属,却为着大家总算能团聚而感到无比地激动与感动。

我读过余光中的一篇诗歌,题为《乡愁》。在还未回到老家以前,这篇诗歌终究是一篇诗歌。回到老家的那一刻,《乡愁》仿佛在我脑海里播映,仿佛听见大伯公思念家乡的心情,仿佛明白了什么是“乡愁是一弯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原来乡愁就是这样一种让人折腾的心情。

过去的,我们回不了。未来,我们仍然可以展望。那一回的回乡之旅,您向我解释了什么是六一中国梦。您说,我们也该效法,在咱们心中也来期许一个梦去实现它。我们走着走着,我问了您,“那您有什么梦?”您哈哈大笑起来,又用着浓厚乡音的普通话告诉我们说:“我们要去马来西亚去,把全部亲戚都找回来,看一看。娥妹(阿姨)在新加坡工作不得空没关系,我们就去新加坡找人去也行!”我们听了,一块儿咧嘴大笑。这是一个很伟大的梦,笑得我心中都要流泪去了。

“舅父,那您要怎么实现这个梦啊?”

“那就要努力工作赚钱,待几年后一定可以梦想成真!”您说了,笑了。我的心也深深被感动了。您是对的,每个人都有梦想,每个人都应该为心底里的梦想而努力。

第一代的祖先为了梦想来到了南洋,第二代听着第一代传下来的故事,直至第三代把他们带回了中国团聚。这个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只要间中少了一个联系人,这个跨越年代的梦想是很难才能实现的。

亲爱的舅父,我是年轻的第三代孩子。从小盘旋在下南洋的故事,让我感到好奇,神秘,直至今天的感动。当中国崛起的时候,世界各地都开始了学汉语,说好华语等的流行。身为海外的华裔子弟,我很庆幸自己能够用汉字与普通话与您沟通。从当年小小的邮票,薄薄的家书,直至我们通过网际网络的沟通,甚至能够跨越了南中国海与您们相聚,我相信中国已经发达了。我更相信,明天会更好。

那一次回国,我看见的一栋又一栋的发展,是一道又一道扎实的扩展。距离小时候听见的中国,已经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了。普通话成了一种流行,中华文化成了大家追随的特色。中国崛起了,祖先的梦想岂不是希望看见祖国有更这美丽的一天吗?从政治的开放到经济的蓬勃,从社会的福利到文明的建设,我相信中国已经正在朝向这个目的地去了。

舅父,当年祖先因为梦想下南洋,今天就让我们因为团圆而有了梦想。

祝 

梦想成真

薛子晶 上

2014年2月28日


刊登于《侨时代》2014年9月刊

点评

“把每个汉字都读好,写好!每每隔一段时间,我会重复打开了信件,小心地细读,再向爸爸请教读不懂的生字。”我们仿佛看到一颗渴望学好汉字的心,从汉字中,看到我们的亲人。“到从当年小小的邮票,薄薄的家书,直至我们通过网际网络的沟通,甚至能够跨越了南中国海与您们相聚,”从汉语中,有我们的祖国。语言文字乃是一个民族的文化根基,是民族智慧尊严的体现,是民族发展的重要力量。

一位生长在马来西亚的华裔,通过他的汉字在表达对祖国和亲人的挚爱,感人肺腑。这种精神已经成为中国的希望,成为祖先梦想实现的希望。中国花大力气,花费了巨大的财力物力搞“走出去”工程,我看,走出去之前,先“乔装打扮”好自己。

——张文文(Wendy Click 美籍华人作家)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写给中国舅父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