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一个陌生的中国朋友

国籍/巴拿马 作者/郑德本   2016-05-08 13:55:28


国籍/巴拿马 作者/郑德本

亲爱的朋友:

您好!

我是在巴拿马国的普通华人中的一个。我有亲人在恩平市、广州市和香港,我们时常都有电话联系的。因为电话太方便了,故近十多年来都未曾动过笔写信了。今次趁《侨时代》面向全球华人征集“一封家书”的机会,动动笔写封信给您,让我告诉您一些有关我的实际生活片段。

我在少年、青年时期,我尝过大锅饭的滋味,感受过文化大革命风波的威力,参加过生产队的苦力劳动,我当过泥水匠、木匠,也当过短暂的农业中学和小学民办老师。但在当时我的处境窘迫,手头拮据,生活还常需兄弟支持帮助的情况下,为了转换环境,改善一下生活,便萌生了出国的念头。于是在1979年年尾与亲戚联系好,随即办理申请手续。结果在1981年1月17日我就踏上了巴拿马的国土。

初到巴国,人生地疏,在语言方面,不识讲不识听不识写,一个身壮力健的青年,突然变成了一个另类的盲、聋、哑的残障人士。我被安排在一家餐馆当帮手。因是在厨房内工作,不需要与外面人打交道,而且内有华人老客领班,自己只要听指挥去做就行了。每天最小工作十个小时,工作量也是够重的,另外加班是常事,也没什么休息日。我每天出门行径的路线只是从家里到餐馆,再从餐馆回到家里的两条重合的直线。当时我还背负着一身沉重的债务,那是出国借的费用要还,眼前办居留证借的钱要还,当然这都不是小数目,并且家庭各等的开支都需要解决。在那工资不高,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不知如何是好。但毕竟已到了马死落地行的地步,唯有忍耐了。面对此情此境,当时我还在笔记本里作下了这样一首诗以抒怀,诗曰:

路漫漫

大漠路漫难找驼,窗前灯下夜梦多。

一轮明月两行泪,长空见雁心敲锣。

我在惆怅、迷茫中……

几年后,经一位知心朋友帮助,自己独立做了点小买卖,经过苦心的经营,总算能够维持好一个完整的家。后再过几年,可算在巴拿马有立足之地了。工作当然艰辛,但家庭和睦,儿女成长进步,作父母的总也得到点安慰了。

到了1997年,一个大好消息传来,那就是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我感到,中国人真的站起来了,腰干子挺直了。是日是时,在电视屏幕上,我专注香港回归交接仪式。当我看到“米”字旗慢慢降下,五星红旗徐徐升起的时候,我是多么兴奋啊,我热泪盈眶。当我看到“末代港督”彭定康和英国查尔王子登船悻悻离去之时,我是多么的轻松愉快啊!于是当晚我在笔记本上填下了一首词以祝贺,原词是:

贺香港回归祖国调寄《忆江南》

何天气?

百载雾茫茫。

“九七”卧龙昂首起,

金瓯无缺红旗扬,

紫荆沐春光。

直到2007年7月1日,香港举行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十周年活动时,巴拿马华人侨社也同步搞小型的庆祝活动。我当时也写了一副贺联连同上面那首词一齐发表在巴拿马“拉美侨声”中文报上以祝贺,原贺联是:

春回香江鱼龙跃,

紫荆向阳百花娇。

的确,香港回归祖国后,由于中央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英明决策,使得香港的市民生活更安定,市场更繁荣。

从讯息得知,自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走上了改革开放道路,全国各族人民合力同心,接力奋斗,战胜各种困难,终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实践证明了这是一条富民强国之路。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工人的工资由过去的几十元到几百元,再升到几千元。人们过去住的破旧矮泥墙房,现已建成水泥砖瓦房、高楼。穷人变富了,人民大众奔向小康。祖国真的在腾飞。中国在经济、军事、科技等方面已超过了曰本,中国不再是东亚病夫了。因此,在中国举行庆祝建国六十周年庆典时,巴拿马华人侨社也同步举行小型庆祝活动。当时我在“拉美侨声”报上发表了以下一首诗以祝贺:

默默耕耘半甲子,改革开放三十年。

中国特式旗帜树,擎起东方一边天。

我为祖国能有今天的成就而感到自豪。

我在巴国生活已三十多年了,在事业上没有什么大成就,生活平平。幸好儿女都大学毕业且各有工作。不过,也有点遗憾,那就是由于当初儿女年少时,任其上学学习,放学看书做作业。大人忙于生计,没有及时给他们灌输一些传统的中华文化思想,以为他们长大后慢慢可以学到,可以体会到的,怎知他们大来,读书多了,所学到的一切都是西方式的东西。在他们的身上几乎只有一副黄脸皮可以看出是中国人罢了。在我们的乡里中,这样的情况还真不少呢。我无限感慨的揣摸了一首打油诗以自嘲,诗曰:

自嘲

鬼佬养子求其乐,唐人养子望成龙。

子孙不想讲唐话,哪理龙宗在远东。

我年纪已大了,目睹这一切,我又能奈何?!

在早几天中秋夜,我和几个朋友(其中一个是“鬼佬”,名叫何锋,他是一个中华文化的爱好者)一齐赏月。其间,何锋一边吃着月饼一边对着月亮问我们,他说:您们说什么中秋节的月亮最圆最亮,是美好的象征,也是人们团圆的象征,您们己走遍全世界了,究竟您们在哪里看到的月亮比这个更圆的呢?当时我们中国朋友都没有作声。我一脸惘然,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心里简直是五味杂陈。我望望那皎洁的明月,朝着东边的方向,暗暗地叹了一口长气。回到家里,饮了几啖苦涩的咖啡,定定神,慢慢的揣摩出一首诗以记之,诗曰:

怀中秋

与友中秋同赏月,中华月饼五洲传。

西人笑问东方客,何处中秋月更圆。

我在心里估量着,并坚信,在不远的明天,我们中国人一定会让何锋看到这个确切的答案的。

另从讯息得知,近几年来,中国在航天、航海和军事科技等方面更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中国已有了自己的空间实验室——天宫一号,中国的嫦娥二号还在前往月球探亲的路上,中国的蛟龙号已潜下了七千六百多米的深水进行深海研究,中国的第一艘航母——辽宁号已于2012年九月服役,第二艘笫三艘相信很快也跟着来了。中国已有了一定的实力,中国在崛起,在壮大。

夜深了,我尚无睡意,来到阳台边,看那夜幕中湛蓝的天空,星光灿灿。我遥望着东方,蒙眬中,我看到了一个比以往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看到的都圆都大都明亮的月亮在那边冉冉升起,月宫中的嫦娥还在向我招手呢……

一阵微风吹来,我感到一丝的凉意。我斟了一杯茉莉花茶饮了两啖,浓郁的芳香沁入心底,顿觉轻松了许多。

啊,朋友,十分多谢您听我的唠叨,今次与您暂谈到这里,盼望后会有期。在此并衷心祝愿您和您的亲人在祖国温暖的怀抱里生活得更愉快,更幸福。

此致

敬礼!

您的陌生的巴拿马华人朋友 郑德本敬上

2013年9月27日


刊登于《侨时代》2014年7月刊

点评

郑德本先生的信真实描述了他移民巴拿马的人生经历和心路历程,使陌生的读者了解到移民的艰辛和爱国热情。信中最突出的有两点:一是海外华人特别关心中国的强盛,两者悲喜相连,命运相依。二是他在海外悲欢离合必有诗,汉语诗歌不仅成为他抒发情感的一种方式,也是他异国生活的精神支柱。而如何让海外华人的子孙后代学习和传承中华文化,也是一件让人遗憾和担心的重要问题。

——熊国华(广东第二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给一个陌生的中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