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到黄河的涛声,见到长江上空的美霞 

国籍/新西兰 作者/姚镇贤   2016-05-08 13:54:06


国籍/新西兰 作者/姚镇贤

梅子:

请原谅这封迟到的信,所以迟到,是因为这封信本不该写,是我经过一个不眠之夜思考后,以百感交集的心绪写的。可是我不知道这封信是写给我少年朋友梅子的,还是写给人文学院梅教授的。

今年四月,我应台湾四个文化团体邀请前去访问本属偶然,而与你在台北邂逅更是意外。1949年大雪纷飞时刻,我们在上海黄浦江畔和平女神像前惜别至今有64年了。

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每个人都做过各自的梦,国家也曾处于各种梦境,人生本来如梦,有梦是难免的,一个梦结束了,新的梦又开始了。中国目前正在为复兴中华开始编织“中国梦”,你目前处在什么梦境中啊?

在台北机场咖啡室里,你问我别后经历,可是在短促的候机一小时里,我怎么可能把漫长的64年人生足迹拷贝给你呢?何况我那坎坷岁月是无法复印的,就是掠影或浓缩都不可能。我本来想请你看半年后出版的我的第七本海外文集《人生的伤痕》,在那里你可以看到我60年的喜怒哀乐。可是你说等不及了,于是我只好给你写这封长信,浓缩我的60年生存记录。我的60年是希望与毁灭,荣誉与恥辱,鲜花与污泥,挣扎与炼狱,痛苦与快乐交织在一起的。而个人的命运是国家命运的一部分,也是人类史的组成部分,谁都无法否认。

你知道,我由于幼年丧父,家境贫苦,11岁开始做电镀厂童工,上海解放那年我17岁,见进城解放军睡在马路上,立即热血沸腾投身革命队伍。由于身材高大,识几个字,在工人夜校已参加了共青团这些条件,而很快被选进政府机要部门工作。

可是一帆风顺不久,遇到了狂风暴雨,我这只启航不久的小舟立即被泯没了。1957年,领导要我幇助党整风,写大字报提意见,科长见我迟迟未写,说共青团员必须带头写,否则科里完不成指标。可是在我写了一张领导应主动帮助干部夫妇长期分居困难的大字报后,被扣上反党“右派分子”帽子,强迫劳动22年,“文革”时又把我关进监狱2年,我一生宝贵的24年就这样消失了。其实今天回首话当年是沒有必要的,俱往矣。可是避开这段历史,下面的另一页内容就难衔接了,不得不说呀,历史是不能断裂的。

l978年,中共举行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纠正了“文革”错误,摘掉了全国右派分子帽子,对非法关押我二年作了平反处理,补发了工资。这些历史性变化使我感悟到,无论是个人还是政党,犯了错误,能够自我反省、反思,仍不失他的尊严,同时使我坚定一个信念: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伟大的政党。

l985年我负责査处某省一位副省长庇护一个外商走私案件,遇到层层巨大压力上告无门时,直奔北京向邓小平和胡耀邦两位党的最高领导人揭露了此案的阻力,并提出处理此案的三个具体要求,结果两位领导人亲笔批示中央纪委领导带我去案发地,以十天时间彻底处理了此案。

在我去北京“告状”时,我有不少同事认为我当了22年右派还沒有接受教训,对省长“叫板”,后果必惨。当此案结案后,我立即向我单位党委提出入党申请,当时有人认为我疯了,共产党怎么会批准一个“搞帽右派分子”入党呢?原来与我一起被划为右派的人竟骂我为“叛徒”。我理解,他们在22年中妻离子散,个别人家破人亡,这种心灵上的伤痕是很难磨平的。

可是人各有志,我的人生语录是:“自信、自强、自爱、白律、白滿”。我凭着这五个“自”,越过了前进途中一个个障碍,避开了人海中无数漩涡,战胜了形形式式挑战。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我毅然擦干眼泪,抹去那颗破碎的心滴下的血,决定迈开坚定步伐走完我已不长的人生最后一段余路。因此,1993年退休后,经过艰苦自修政法学院及大学中文系全部课程,得到了律师执业证书,从事律师执业十年,出任22家中外企业常年法律顾问。70岁开始学电恼写作,用10年时间记录了我一生的足迹,自费出版了七本书,由于坚持只送不卖,耗尽了我的养老金,现在靠新西兰政府救济金度日,孤独一人住在政府提供的公寓里,每星期免费给当地报纸写三四篇一千字左右的时评小稿子,目的是想通过对国内当前一些社会乱象的批评与纠正建议,希望早日复兴中华。

有浓厚乡情的海外同胞高兴地从这些作品中听到了黄河的涛声和见到了长江上空的美霞,因此我幸运地拥有大量读者。中国人民文学出版社曾多次对我作品发了奖状和奖品,这个来自祖国的鼓励,使我这个81岁的海外游子感到:夕阳无限好,黄昏仍灿烂。通过写作,既能为海外同胞服务,也能白我调剂寂寞心绪。梅子,我的人生足矣,我已自滿了。我本是一个在26年前就该死的人,现在能仍活着,已经与世无争了。

1987年,我患胃癌,因已是晚期,医生说我只有半年,最多两年的生存期,当时,党委、政府、人大、政协、纪委五个班子领导来我病床边作告别慰问,那时那刻,我20年积在心里对国家和党的怨气烟消云散了。按我的级别本沒有这样高的政治待遇,包括手术后,机关领导派了三位年轻科长护理我。我理智地意识到,共产党人是非常人性化的,历史上虽因某些政治运动失误伤害了无辜者,但在事后能纠错,依然能保持民众公信力。我因家庭团聚走出国门后,对在海外进行民主运动的朋友说,中共因体制局限和不少制度不完善,造成目前不稳定局面是暂时的,中共十八大后已有苏醒迹象,复兴中华的中国梦,不需很长时间定能圆梦。梅子,我的观点虽有感情色彩,但这是我的理智判断,望你相信。我很快就要陪一位侨领去台湾办画展,余下的话,到台北再畅谈吧。

我难忘上海的梦,也心牵台湾古友,我是人在新西兰,魂留上海滩,情牵宝岛台湾啊!我在即将出版的《人生的伤痕》中,寄托了祈盼两岸携手共同复兴中华,实现中国梦的强烈愿望。现把作品全稿隨信附上,让我们一起进入中国梦吧。

东方客2013年8月8日笔于奥克兰寓所。(东方客是我已用了多年的笔名,习惯了;本名姚镇贤似被历史尘封了)

姚镇贤

2013.8月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我听到黄河的涛声,见到长江上空的美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