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小玑:我的家族,我们的抗战

2016-05-08 13:53:51


文/ 本刊江门站记者 周嘉慧


甘宁夏与妻儿的合影

一张写有“航空救国”四个大字的奖状,左侧署有蒋中正名字和印章;一枚蔡廷锴、蒋光鼐将军赠送的盾形奖章,刻有“洽髓沦肌”几个字;还有数十张抗战时期的军需债券……

2015年12月,甘小玑,这位江门抗战华侨后人,诉说着祖辈和父辈的那些峥嵘岁月,诉说着一脉相承的“家与国”的烙印。

一场国难,一个被改变命运的家庭

1900年,甘小玑的祖父甘宁夏出生于广东中山南朗。1919年,受生活所迫,他携家带口从中山南朗经香港一路漂泊到南美秘鲁谋生,时年19岁。人在海外,唯有吃苦耐劳、敢打敢拼。他以做粮油进口生意起家,从香港进口,到秘鲁夕兵市销售。后来,他购入夕宾郊外100公顷的农庄种植甘蔗并开设了制糖厂,经过10多年打拼,终于在夕宾市最繁华的街道利马街,买下了许多店铺和物业房产,成为当地知名的华商。

然而,优越的生活条件,并没有磨灭他对家乡的魂牵梦绕,他年纪开始一年一年增长,而思乡之情日渐强烈。1936年,他作出了一个重要决定:让妻子带着所有孩子回国学习和生活。

他要让儿女们牢记自己是中国人,也为自己最后落叶归根早作准备。“当时奶奶肚子里怀着孩子,一手牵着7个儿女,一手带着行李包袱,远渡重洋,几经周折,才回到家乡,奶奶当时受的苦真的难以想象,非常佩服她的毅力和决心。”甘小玑说。

奶奶回到中国的一年后,日本相继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太平洋战争,香港和内地相继沦陷,也是这一场国难,改变了他整个家庭的命运。

在秘鲁,他创办了秘鲁爱国青年联合会,通过组织义演、上街游行等宣传中国抗日并发动华侨捐钱捐物支持抗战;节衣缩食,甚至缩减给国内妻儿的侨汇,积极带头购买军需债券,从1937年至1945年分12批次购买;1942年更是倾其所有捐资购买飞机,支持“航空救国”。

“爷爷的义举得到国民政府的高度赞许,受到当地华侨的拥戴,1943年3月,当时的中央政府授予他‘航空救国’奖牌,著名爱国将领淞泸战役前线总指挥、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蒋光鼐将军授予他‘洽髓淪肌’奖章,这些珍贵的奖章奖牌现仍保存在我爷爷的故居。”甘小玑说。

在中国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之际,秘鲁的《秘华商报》对甘宁夏当年的抗日事迹作了大幅报道,电视台也对他的儿女作了专门采访。

战乱的峰火让甘宁夏与远在家乡的妻儿失去了联系。随后,他在秘鲁利马与当地人再婚,又生下了8个儿女,也就是甘小玑父亲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甘小玑回忆起初次相认的情景,依然深感奇妙、感动,“在爷爷去世后,他们怀揣爷爷与我父亲兄弟姐妹们儿时的合照,通过各级政府部门、民间寻访,终于在2012年找到中国的兄长、姐姐,历经80年之久,爷爷的海内外儿女在中国团聚,爷爷的遗像安放到故居厅堂”。

在她看来,虽然他们长着南美人的脸孔,身上流淌着的却是中国人的热血,相信这是爷爷在他们日常生活中的言传身教,使他们自始至终以中国人血统为傲。


甘小玑父母

一对伉俪,一个寻找革命足迹的感动之旅

甘小玑认为,爷爷甘宁夏爱国爱家的精神,在其16位儿女身上得到了延续。

秘鲁的8个儿女都从事科研、卫生、教育等工作,其中有一位为秘鲁夕宾市现任市长,正积极推进中秘城市合作交流;中国的儿女则全部参加革命工作,其中4人投身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1人参加抗美援朝、1人成为新中国第一代海军女兵。

甘小玑的父亲甘犁是家中长子,在香港学有所成后义不容辞地投奔祖国的革命事业。而母亲简列,则在家庭的熏陶下与众多兄弟姐妹先后走上了革命道路。

甘小玑为父母投身革命的光荣事迹感动自豪,从他们口中了解到的抗争细节默默记于心上。2011年,在中国共产党建党70周年之际,她撰写《冲破黎明前的血雨腥风——寻找父亲甘犁和母亲简列的革命足迹》一文,以此向父亲及为祖国和平的所有革命先辈致敬。

据甘小玑讲述,为了打击敌人,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1948年在党组织的安排下,甘犁、简列这两位素未谋面的革命青年,不约而同地从香港回到广东,参加了广东地区的武装斗争和党的地下工作,开启了他们的战火青春。

1948年,年仅20岁的甘犁加入了粤中纵队第六支队,参加“挺进要南,饮马西江”的战斗,与战友们走家串巷发动群众。袭击普安圩敌人粮仓,为群众开仓分粮,甘犁和战士们夜行军3个多小时到达普安圩上,在地下交通员的带领下,包围粮仓,用冲锋枪“哒哒哒”打开大门,冲进去活捉国民党粮仓主任关吕鹏,然后开仓分粮,部队凯旋而归,大长我军威风。

同年10月11日,甘犁在第三次打三洲战役中不幸负伤被俘。据悉,当时他所在的粤中纵队六支队五华队独立营负责突击炮楼,抢登三楼,占领制高点,没想到敌人临时把本是固定的二楼楼梯改为活梯,枪声一响便把梯子拆上三烂醉如泥,居高临下向战士们施威。炮楼外的敌人及协兴渡口的敌人也以交叉火网向我军扫射,使我部队三面受敌,完全暴露在蜿蜒狭长的围堤西侧,陷于敌人的枪林弹雨之下,情况非常危急!幸好工委前敌指挥部早已在堤岗附近与南海西岸交界处的小山丘上布置了一组机枪,星集射向敌人,掩护未倒下的战士突围,甘犁就是火网下的幸存者,但不幸因脚踝扭伤被俘。甘犁被俘后,囚禁于明城监狱,被打得遍体鳞伤,受尽折磨,直到1949年1月15日,粤中纵队六支队攻打明城,破监狱,才被解救返回部队。

1948年,为了镇压河清、九江镇国民党猖獗的反动势力,时年20岁的简列化名为“温均庭”,以九江镇中心小学教师身份,只身来到该镇,建立起只有1人的党的地下交通站。地下工作艰苦而危险,她白天教学生唱歌、打球,晚上通过家访,与乡亲们围着油灯聊天、剥豆荚、拣种子,向群众宣传共产党的主张,揭露敌人祸国殃民的罪行;在学校,她关心帮助有困难的老师,发展培养进步老师,很快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尊重,为地下工作奠定了群众基础。

此外,简列在九江镇还参与了“破敌护堤”战役、及时传达敌人对新高鹤区进行“清剿”的重要情报、护送青年和伤员、购买并转移药品等重要工作。她这一系列活动引起了敌人的注意,被敌人盯哨和偷拆信件。庆幸的是,在组织的指引和镇上妇女的帮助下,简列安全离开。不久,为了震慑敌人,我部队在九江镇的一次武装活动中特意让简列公开亮相,当时她腰插手枪,英姿飒爽。后来简列这段革命斗争史被写入鹤山县委党史办公室编的《山间女鹰》一书。

山间女鹰,多动听的一个名字,多让人怀念的一段岁月。从祖父,到父母,从秘鲁到中国,甘小玑一路追寻,那些沧海桑田里的先辈故事,那些流淌在血液里挥之不去的家国情怀,那些对当下生活的珍惜,与感恩……


父亲同父异母的弟妹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甘小玑:我的家族,我们的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