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吴召国:一边从商,一边爱人如己

2016-05-08 13:53:48


文/ 林水



在2015年的中国大陆,吴召国是个复杂的人。在聚光灯中,吴召国高调,他将自己公司的年会办到人民大会堂,在春晚代表微商向全国人民拜年,把企业广告打到美国时代广场……

在舆论风声中,吴召国充满争议,他身处毁誉参半的微商行业,年轻的创业者把他当成男神,不明状况的网民把他当成微商作假的头子……

然而,在某些角度,他也是个简单的人。他只想老百姓能方便地买得起货物,他想一方有难时能够合力八方支援,他也想念穿布鞋逛杂货店的日子。有时,他的一些朴素情怀让他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商人。

走近吴召国,不仅仅是走近这个人,更像是走近一个时代:一个移动网络改变的时代,一个个体奋斗与民族崛起的时代,一个情怀与科技相互依靠的时代。

担当:为微商,心里在流血

2014年,《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吴召国的创业故事,称他为“中国微商第一人”。然而,作为新兴的产业,微商这一路走得荆棘满地;作为微商第一人,他承受了多少的赞誉,也承受了多少的争议。

微商,在百度百科的定义是基于微信生态的社会化分销模式。它是企业或者个人基于社会化媒体开店的新型电商,从模式上来说主要分为两种:基于微信公众号的微商称为B2C微商,基于朋友圈开店的称为C2C微商。

充满个性化的微商自面世,便发挥出了强大的生命力与杀伤力。一方面,它改变了主流的购物模式,令到每个人在这个时代不是消费者就是销售者。人人可创业,人人易购买;另一方面,因为门槛低,成本低,朋友圈暴力刷屏、产品质量无法保证、同质化严重、品牌周期短等严重问题也层出不穷。

吴召国如何应对?

吴召国:

2014年,全国两会的时候,我们思埠集团促成了向全国两会提交关于促进微商行业健康发展的提案。后来,我也拜访商务部、工商管理局、互联网协会等部门,希望能就微商行业的规范化发展作出自己的努力。目前在中国做微商,有的人通过各种方法不纳税,但是我一直在合法地纳税,我要做的,就是一切为微商正名。2014年的微商最缺乏的是什么?是社会认同感。

2014年年尾,我带着思埠员工一千多人去人民大会堂办我们的梦想盛典,去人民大会堂不是我要炫富,我是想让全国的微商和消费者看到,如果我们是违法的,我们是不可能来到人民大会堂里的。

在春晚向全国人民拜年,我们微商在央视打广告,也是要告诉大家,微商正在蓬勃发展。

我们把广告打到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是为了引起民间和政府的注意,希望更多人来合力引领微商行业的发展。

我希望以我个人的努力和再努力,去提高整个行业的水平。有的人对我说,很佩服我,觉得我是在为微商行业做事的,这让我欣慰。但是更多的那些不知情的人,他们在诋毁我,他们在骂思埠,说思埠一定是在虚假曝光。有些媒体去到一个造假的工厂说是我的工厂,然后很多人跳出来开始说,思埠完蛋了,曝光了,太高兴了。那时我心里在流血,我在想我拼死拼活的想给微商找一条出路,这么遭罪是为了什么?

预言:2016,“微商+直销”将颠覆整个行业

2015年全国两会,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

2015年5月19日,“互联网+微商孵化基地”新闻发布会于在广东花都召开,会上共同就微商未来发展规划、政府持续将思埠集团打造成互联网+微商试点基地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商议“互联网+”新时代下移动互联网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微商,与互联网+,是怎样的联系?

  吴召国:

做事一定要有天时地利人和。如果做生意,不看国家政策的动向,是不可能成功的。李克强总理说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新,什么是创新?创新就是别人没干的事我干了,把直销和微商结合没人干过我干了那就是创新。

只有直销才是微商,微商本来就是初级版的直销,有些微商现在在诋毁直销,其实他们不清楚他们现在做的本来就是一个初级版的直销。

我作为一个80后的创业者,我不希望去走安利的老路,我不想去做一个传统的直销,我希望做一个完全脱胎换骨的、适应新时代发展的一个微商。

大部分90后都是很反感直销的。但反观微商,微商从被诋毁到现在慢慢变成一个励志的代名词了。所以我想根植于微商,把微商的所有弊端全部规避掉,所以我在今年五月份的时候提出一个概念,就是我们要去直销化,去微商化,形成一个新的互联网模式。

商务部最近公布了对于直销利好的七大消息,包括直销申请牌照流程化,大力支持上线下发展等。商务部大力鼓励线上线下融合,支持直销行业转变观念,积极运用互联网的新兴业态,推动直销企业转型升级形成新市场竞争力。我感觉这就是专门为我量身定做一样,我认为2016年的微商将会颠覆2013年、2014年的传统模式,完全地颠覆。这是一个全新的创业机会,而且我大胆地预计一下,2016年中国将会有200家以上的微商直销企业。微商全部互联网化,直销化,我们思埠要第一个做的。

梦想:为中国的民族品牌说话,这是我奋斗一辈子的梦想

2015年10月29日,思埠快购全球购商城上线,其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打造一个拥有海量国内外知名品牌商品、拥有极佳购物体验、拥有秒速开店快感、拥有随心切换“买卖”角色乐趣、拥有轻松赚钱的移动互联网消费平台。

在民族企业走向世界的足迹中,思埠有怎样的构思?

吴召国:

我这个平台的定位是只为中国的中小企业服务,只卖200元以下的东西,只卖小品牌,因为中国的中小品牌已经被淘宝、被电商打得体无完肤了,双十一狂欢节跟中小品牌没有任何关系,他们真是又流血又流泪。每当他们在听我演讲的时候,他们看我的那个渴望的眼神,我觉得他们挺可怜的,淘宝不关注,京东不关注,唯品会不关注,聚美优品不让进,他们的出路在哪里?

现在很多网购都想做海外产品,但我们转型做中国中小品牌产品,我们不卖大品牌,我们致力于中国的中小企业服务,中国的中小品牌并不代表质量差,这只是大多数人的一种偏见,只是没有人去为他们说话而已。我特别崇拜和佩服的一个企业叫名创优品,只卖几十块钱的东西,卖低端的东西。而我希望我打造的这个平台,让老百姓在思埠快购买东西的时候, 是货真价实、质优价廉的。我做微商也是要整合中国的中小企业,打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民族品牌,为中国的民族品牌说话,这是我奋斗一辈子的梦想。

现在市面上的跨界商品特别地热,但我觉得,崇洋媚外的心理应该要有一场改革。我相信随着90后、00后的崛起,能够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不再崇洋媚外。中国的法律监管的制度更加完善化,中国民族品牌一定会崛起,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情怀:我希望在小区开实体店

2015年8月6日,思埠推出了线下推广营销模式——百城万店走进千家万户。作为一家寄生于网络的线上商家,思埠这一举动可谓反其道而行之,思埠在考量什么?

吴召国:

我觉得所有的新兴优秀商业模式最终都会回归到理性的商业本质竞争常态——即竞争产品的品质、优质的客户服务以及不断优化的营销模式。因此思埠提前作出规划,除了一如既往保证产品的质量,做好客服,还推出了更接地气的线下推广营销模式。

在我的布局中,未来十年如果我们思埠拥有了500万的供销商,我会鼓励我这500万经销商全部都去开店,开什么店?就在小区门口开店,因为小区是中国特色。在很多发达国家已经没有小区这个概念。

从购物方式的历史来看,70后、80后从一出生,一开始会买东西就是从杂货店、商场、超市买,后来他们已经厌倦了这种方式,突然有一天电商的出现,不用出门就可以买到东西,让人们立马放下了线下买东西的习惯,转而在线上买东西,但我觉得会物极必反。举个例子,以前在农村,穿着布鞋,骑着自行车,下地去干活,去种地种菜,那时觉得挺苦的。有一天,我成功了,我发现我穿上皮鞋,开上汽车,我住在楼房里面,突然发现我怀念的还是穿着布鞋,骑着自行车下地去干活的那种生活,这就是物极必反的一种表现。所以我相信,从一出生买东西都是在各种网站、各种app购买的90后、00后,再过十年,当他们完全掌控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有一天蓦然回首,原来在线下买东西比在线上买东西爽多了!

但是现在还不是最好的契机,在微商后时代才会有这种契机,我们现在已着手加重加大和线下合作。

理念:人和企业都要“爱人如己”

思埠能走到今天,其核心竞争力究竟是什么?与跟别的企业到底有什么不同?

截至2015年12月,思埠累积捐款总金额达4494522元。作为一家成立不到数年的公司,思埠缘何捐出超过四百万的善款?

吴召国:

思埠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四个字:爱人如已。你可能会觉得这个回答不对,作为一个企业,应该永远想着利益第一位。我曾说过,思埠不一定能够做到中国最大最好的企业,但思埠一定要做中国最有爱心的企业。只有保持善意,真诚,才能保证自己企业的最终发展,和整个行业的最终发展。做企业是这样,做人也是这样。

我们思埠在全国各地有一千多个义工团,这些义工团的作用就是很朴素的一个想法: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既支援我们的同事,也对社会上遭遇困难的人献上我们的一点力量。

去年,思埠花了600多万,请我们的经销商的父母去做体检。我想,这在别的企业是不多见的。

我们不是慈善组织,但是我们有这个心,希望能负起一个企业应有的社会责任。我特别佩服台湾的一个慈善组织——慈济。他们对各地救灾救难的步伐比很多人都要快。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走近吴召国:一边从商,一边爱人如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