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中国 关于人口与未来的研讨

2016-05-08 13:52:18


2015年五中全会后,中国开放二胎政策的消息传出,即刻成了全国刷屏的“头条”。作为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这一条消息也引起了海内外各层次、各领域的人关注。

秉承“记录时代、推动古今中外的人文交流”的宗旨,本刊特别刊出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梁建章先生在2015年12月3日,人口与未来研讨会上的发言全文,以求在全球化的视角下,更加充分地理解这一计生政策的时代影响。

本栏目所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文/ 梁建章

可持续人口战略

今天很高兴有这个机会,也很高兴能够如期看到二胎政策放开。但政策允许生,不等于那些人敢生,所以下一步的重点工作,我觉得应该是多研究一下怎么样的政策能让更多中国人敢生二胎。我对此做了一些研究,给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回顾一下,我们强调的人口对中国经济有什么样的影响?年轻人口少,导致未来养老负担、税收负担、财政负担以及年轻人未来面临的税负更沉重,这些道理大家都已经讲了很多了。我再强调其他两点:一个是规模效应的问题,很多经济学家大家都知道人口的规模效应,但这个效应到底有多大,很多经济学家可能还是低估了。有些人认为在全球化的情况下,可能规模效应不是太重要,因为制造一个产品可以卖到全球去,作为一个小国的话也可以像诺基亚那样制造手机卖到全球去,所以小国也可以享受到像大国一样的规模效应。但实际上,在现代经济中,服务业尤其是高科技服务业逐渐占据主导地位,越来越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人口的规模效应会在这些关键领域内被凸显出来。因为服务业还需要本土市场去培育企业和品牌,互联网作为高科技服务企业,就像携程有旅游的APP、旅游的网站,肯定需要本土市场。同样一个APP,如果在一个十亿人口的市场被使用,相对于每一个用户投入的成本就很低,企业就可以做一个巨大的研发投入。如果在人口小国,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在服务品牌方面,美国作为以前最大的发达国家的市场,培育出了很多很强的全球服务型的品牌,远远超过欧洲。现在看来,互联网作为一个高科技服务业,有大批优秀企业都在都在美国,这跟美国的市场规模和人口规模不无关系。

中国利用人口规模的优势,已经培育出了一些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以后印度也可能走上这条路。相比之下,人口规模较小的国家,无论欧洲还是日本或者东亚一些发达国家,都没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在现代经济中,规模效应会越来越容易凸显出来,可能现在很多经济学家都低估了这么一个效应。

人口的规模优势还跟城市规模有关,中国要实现市场的规模效应,需要更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大的城市。现在中国的城市还是偏小的,虽然北京雾霾很严重,但是实际上北京应该有更大的规模,更多的人口,才能充分实现规模创新。




另外一个,我前几年一直在进行比较前沿的一个研究,那就是人口年轻程度和这个社会的创新活力、创业热情有比较大的关系。根据我的研究结果显示,世界上越是年轻的人口多,它的创业创新活力就越强。人口下降的负面效应,除了养老负担的加重之外,一个是规模负效应,一个是创新创业活力丧失,人口下降有什么好处呢?我们以前也论证了,无论环境资源、拥堵、就业等社会问题,乍看好像是人口多的问题,但如果仔细推敲的话,会发现都不是人口多带来的问题,所以人口下降没有什么好处。我们的观点是,中国需要一个可持续的发展,至少是要保持人口结构相对稳定,至少不能偏差2.1的人口替换更替率,一般来说,低于1.8,就认为是过低了,低于1.5,就必须采取措施来使得生育率提高。

对于中国的未来,我估计一两年后就会完全放开二胎。但接下来马上会看到,这样的改变还是不够的,中国的生育率仍然远远低于1.5,短时间内可能会有一些补偿生育,但是一两年的短期效应下去以后,生育率还是会变得过低。如果完全放开,按照未来中国人均GDP在一万美元左右的发展水平来衡量,如果按全世界范围来看,这个收入水平对应的生育率会在1.7到1.8之间,但是在东亚国家,与之对应的生育率可能只有1.5,这是我们很快会遇到的一个问题。中国如何通过鼓励生育来提高生育?如果不能很好的提高生育率的话,养老负担,规模负效应,创新创业的恶化,这些负面效应就会逐步体现出来。

我们花一些时间看看其他国家是怎么面对这个问题的,鼓励生育的措施,主要是这三个方面。一个是财政补贴,直接发钱,第二是产假,不光女的产假,男的也可以休产假。第三个是育儿的各种便利措施。首先看看财政补贴,给一个家庭去养小孩,给有小孩的家庭是不是公平呢?其实这在现在是公平的。为什么呢?因为在传统社会中,如果政府不介入养老养儿,不介入各种福利,那时候养儿防老是生小孩一个很重要的动机,那时候政府可以说从公平角度,不用补贴养老,不用补贴生育。在现代社会,养老都已经社会化了,现在年轻人交的税,有社保或者医保等等,大部分国家平均是用GDP的15%左右是用来养现在所谓的老人,这些老人不仅包括有小孩的老人,也包括没有小孩的老人。现在多生一个小孩,未来等他长大以后,他为国家社保的贡献是15%,这个15%是用来养未来的老人,不管这个老人有没有小孩。从公平角度来讲,他多生一个小孩就该获得收入的15%作为补贴。即便考虑到教育费用一般占GDP的5%,那么在扣除这部分政府已经进行的投入之外,那么还应当补贴10%左右。这个比例看上去似乎很多,如果考虑到抚养小孩所需要支付的费用,其实也不是很多。

看看其他国家花了多少钱补贴有小孩的家庭呢?这个是看了欧美国家它的GDP里面百分之几用来给有小孩的家庭,一般来说,这些欧美国家都在花GDP的1-5%来补贴有小孩的家庭。这是横坐标,纵坐标就是它的总和生育率,可以看到还是有一定的正相关性的。政府补贴是有效果的,这条线的斜率,如果能够补贴3%左右,能够把生育率从1.5%提高到2%左右。但也有特例,有的是在这条线之上,有的是在这条线之下。有些国家不需要什么补贴,它的生育率就比较高,比如像美国生育率接近更替水平。有些国家补贴了也没用,比如像东欧国家,像亚洲国家,亚洲国家补贴的也很少,生育率也很低。东欧国家补贴比较多,但生育率也比较低。总的看起来,补贴似乎还是有效果的。什么样的国家补贴多呢?什么样的国家补贴少呢?从这里可以看到,在右边这些国家基本上是比较有钱的国家,北欧或者西欧的国家。而南欧国家补贴比较低,所以总的生育率比较低。最近几年有一个发现,当一个国家变得更富的时候,如果说收入提高,生育率越来越低。过了中等收入以后,越富的话,生育率会出现一定的反弹,主要是因为这个国家更有钱,更有能力去抚养小孩,国家也更有能力去支持有小孩的家庭。如果有这么一条线的话,有一个中等低生育率陷阱,越是穷,越是没有能力去抚养小孩,政府也没有钱去支持你,你可能生育率就更低,整个国家肯定会在财政上出现更大的问题,这个可能是南欧国家碰到的一个问题,南欧国家生育率很低,老龄化严重,经济也萧条,财政状况非常差,也没有钱去鼓励生育。如果更有钱的话,反而是说北欧西欧一些国家鼓励生育,生育率有些反弹。

但是有个特例,有些国家即使有钱了,它的生育率还是会很低,这个就是东亚国家。东亚国家它的收入、发展水平是高于南欧一些国家的,但是可以看到在这条线下面是韩国、日本、新加坡这些国家,他们虽然是比较有钱的,但是它的生育率也是很低。这是为什么呢?这个研究就很少了,东亚国家为什么生育率低?这会成为一个很有意思的研究领域,我有一些猜测和假设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们来关注一下非婚生育的比例,也就是在生小孩的时刻,产妇是不是正常的一夫一妻,以及非婚生子女的比例。这个看了挺让人震惊的,像在北欧一些国家,深绿色的是1980年的非婚生育的比例,浅绿色的是07年非婚生育的比例。在北欧的像冰岛、瑞典、挪威现在非婚生育的比例超过了50%,很多国家都在四十几,平均欧洲国家都有四五十,一半左右的小孩是非婚生育的。但南欧国家是比较低的,作为一个东亚国家,日本2007年的比例只有2%,几乎没有小孩是非婚生出来的。你看韩国、新加坡的数据,也会非常低,这是差距非常大的。是不是因为这些东亚国家因为非婚生育低,所以导致低生育率呢?我觉得有这方面的因素。在东亚国家结婚的比例高,非婚的比较少,而在北欧这些国家,它的结婚比例是比较低的,结婚率只有50%,另外50%的人是不结婚的,而50%的小孩也是从非婚家庭生出来的。在东亚国家它的结婚率近几年也在下降,更多的人不结婚了,但也没有到50%,它是70%左右的结婚率,与北欧国家差了大概20%,非婚比例低,确实对低生育率有很大的影响。如果东亚国家有30%的人不结婚、不生小孩,就算剩下70%的妇女平均生两个,总的生育率也只有1.4。

为什么欧洲这些女的不结婚也可以生小孩?跟北欧这些国家的女性地位还是有比较大的关系。我昨天碰到我在哥伦比亚大学以前少年班同学,她是女的,她的观点很有意思,她说你看世界上很多国家如果女性教育差、社会地位差,这个国家的女的就会生很多小孩。如果她的教育很好,社会地位很低,这个国家就不生小孩,反而如果教育很高,她的社会地位也很高,这些国家的女性反而能够生小孩。提高女的社会地位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女性和男性完全是一个平等的,生小孩也不一定要结婚,她可以先生个小孩,上几年大学,工作几年,再念个博士,生活可以安排的很好,她可以生小孩,不一定要结婚。这个社会文化上、政策上、法律上要接受,现在很多非婚小孩还没有合法的权利,这个要改过来,给这些小孩同样合法的权利。提高女性社会地位,男的也可以休产假,男的工资比较低,男的应该担任保姆的工作,而不是女的,小孩说不定可以跟着妈妈的姓。女的如果她的职业生涯安排比较灵活的话,她可以通过高科技把卵子冻起来以后生。我在少年班的同学也同意这个观点,女的比男的聪明,早熟,应该让他们早点完成学业,再花点时间生小孩,也不会影响她的职业发展。如果整个社会要让女性地位提高,中国应该还是比较容易实现的。相比其他东亚国家,中国女性地位现在本来就高一些,这个如果能做的更好的话,从法律上保护非婚小孩的合法地位的话,就能达到一个比较好的效果。我们还要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让人家敢生二胎。

总结一下,我们要高额的补贴,确实要达到GDP的1-5%这样的水平去补贴有小孩的家庭。包括育儿的便利,包括产假,另外就是在社会上从文化上,从法律上,去保障非婚小孩的权利,还有提高女性的社会地位,这些工作是必要的,可能是比较有效果的,来提高生育率,提高中国人口可持续发展。谢谢!

(本文为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梁建章在2015年12月3日,人口与未来研讨会上的发言。)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关注中国 关于人口与未来的研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