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这里

2016-05-09 14:57:55


又一年了。新世纪的第一个十五年已经过去。

曾有朋友问起,究竟应怎样介绍《侨时代》这一本杂志?

一面在说,心中琢磨了千百遍的“侨”的定位,一面,也在回想,2015,我们在哪里? 2015年1月,我们的特派记者走访泰国北部山区,在那里,他看见了异国的阳光同样照在那片土地上的炎黄子孙的脸上,看见了中华血脉同样在这一群黄皮肤的人身上流淌。朗朗的中文读书声,响在泰北山里的丛林,引出一段侨史,好长,好长。

3月12日,我们在北京继续《侨时代与人文中国》座谈。我们倾听年过九旬的原中国侨联主席庄炎林深情朗诵他写的诗歌。五言绝句里,说不绝的华侨情谊。我们也倾听知名主持人陈铎诉说的关于海外侨胞生存难的故事。故事里的那些哽咽,让我们肩膀沉重……

其后,我们与华工国际教育学院的20多名外国留学生,再寻海上丝绸之路。一路上我们寻找那些中国与周边国家的故事。来自缅甸的张无忌,在南京中山陵前,说自己起名张无忌,是因为金庸笔下的张教主武功极高,还有好多女朋友。

8月,我们在网络上搜寻《大地之子—日本战争孤儿与他们的中国养父母在中国东北大地上的那些往事》,却发现,往事已随风凋零,历史只留下慨叹。

也是从这一期之后,我们改变了杂志的样式,从轻涂纸变成轻质纸、牛皮纸封面,我们希望能用一种隽永的态度,记录海外华人华侨六千万人的故事。

是的,当官方数字五千万悄然已改为六千万的时候,我们感觉,有很多侨的故事等着我们去记录,因为它们正在凋零。

带着这种心情,我们在刚过去的12月,走访了南非,这个古老的国度。在这个时间比中国晚六个小时、时令比中国晚六个月的国家,我们听到了华人在这片土地上一路走来的辛酸与坚强。我们知道了,第一个到达南非的华人名字叫万寿,知道了这里的华人能免费看到人民日报,知道了这里的华人看病之难,知道了这里还有一位华人,他说自己是受过两次枪伤却仍然热爱着南非的人。

这些声音,这些故事,我们愿意去记录。不仅仅是为过去,更是为着现在,与将来。现在,是一个手指之间联通千里的时代。但我们在网络网罩的时代里,同时围住了自己。因而,我们仍寄望于纸媒,怀念那油墨带来的书香与情怀;

将来,也必是一个瞬息万变、波涛汹涌的时代。在历史洪流的席卷之下,我们告诉自己,我们就在这里:舞台不大,心愿很大。我们愿意,以微薄之力,记录我们时代里的隽永、真理与温暖,记住每一位苍生的脸,写下每一段关于个体与祖(籍)国的故事。

2016,来了。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我们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