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黎明

2017-06-21 00:32:07

2017年5月20日,由广东人文艺术研究会、广东侨界人文学会、广州市政协书画院主办,广东省文联艺术馆、十香园纪念馆、香港春潮画会协办,尚雅书社支持,广东国龙万联策划管理有限公司、广东国龙尊礼营销有限公司承办的“庆祝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暨领韵传芳·又见黎明——黎明中国画精品展”在广东省文联艺术馆举行开幕仪式。

逾80年的创作生涯,100幅浓缩精华的花鸟、山水作品,在岭南此地,“又见黎明”。

开幕式上,他说:“我师从高剑父先生,时刻谨记先师谆谆教导。今天高朋满座,对各位的鼓励和支持,我衷心感谢。”

他是88岁的老人,他是高剑父的得意门生。

在他的背后,是闻名一个时代的岭南画派。黎明,原名黎国安,南庄镇河滘村人。1929年出生于澳门,1940师从岭南画派始创人高剑父,为高氏晚年亲自教导的得意传人,1946年与高剑父、黎葛民、关山月等十二人代表春睡画院展出于广州中山图书馆。

1958年作品《黑童》、《春暖》入选英国文化委员会与美国新闻处主办东南亚巡回展,1962年大会堂建成:获特邀参加香港美术博物馆“今日香港艺术”大展,1962—63年代表香港艺术家入选英联邦艺展,联同英联邦各国著名艺术家亨利·摩尔等之杰作由英女皇主持伦敦首展。继展出于英伦各地,其作品《松鹰》为唯一入编《当代联邦之艺术》之中国画。

2002年日本高崎《岭南画派代表画家展》,入选第九届、第十、十一届全国美展。

历任香港艺术馆名誉顾问,现为中国美协第七届理事 ,春潮画会会长,全港青年学艺比赛评判,高崎市日中书画院顾问,高剑父纪念馆顾问,中国中央书画艺术研究院顾问,西湖国际美术家联谊会常务理事,广东省炎黄文化研究会特邀顾问,杭州西湖国画艺术研究院顾问、桂林中国画院艺术顾问,番禺博物馆艺委会顾问及荣誉研究员

作品收藏於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中圆驻日本大使馆、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香港艺术馆、香港文化博物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香港理工大学、澳门博物馆、广州艺术博物院、高刽父纪念馆、广州美院岭南画派纪念馆、广州美街馆、番禺博物馆、西泠印社、陕西文史馆、浙江大学、韶关大学,及海外,日本、美国、澳洲、马来西亚各地。黎明作品︽紫荆花开 百鸟和鸣︾︵五连屏︶ 2005年 纸本 138×364cm传承 我极欲培养他成为一代大艺人耳

1879年10月12日,这一天,是传统历书的“大凶日”。广州番禺,一个娃娃呱呱落地。此即是后来闻名天下大画家高剑父。

高剑父的青少年时代,在广州河南度过,后拜居廉为师,画艺大进。同师受业的还有高剑父的弟弟高奇峰,以及陈树人。三人后来东渡日本,学画归来,是时正是甲午战争后,诺大中国一片满目疮痍,晚清画坛欲振乏力。1908年,高剑父以“新国画”投石问路,在广州举办首次个人画展,仿佛一重巨浪,震惊了整个死气沉沉的画坛。

岭南画派,便此掀起波澜壮阔。

32年后,61岁的高剑父,看中了一个11岁的孩子。“我必须马上带走他。”他对孩子的父亲说。这一个孩子,祖籍佛山,澳门出生,香港长大。当时正是香港沦陷的时候,孩子的父亲正打算移居澳门。他的计划,是让孩子继承他的商业,但是老朋友的一声叫唤,从此改变了这个孩子的一生命运。

往后的日子,师徒两人同吃同住,每日教诲不断。师父命他画一组大雁题材的四联屏,必须包括“飞、鸣、宿、食”四组动态,为此,他还将自己所藏画册中涉及大雁题材的页面全部撕下来给徒弟参考,又命他根据鸭、鹅的动态写生加以创作。

结果徒弟写了三幅便停下。高剑父直接写信给徒弟的父亲“投诉”:“阿安归来十日未曾开笔,那幅雁过了一个寒假、一个暑假,尚未画成。”

后又补一句“我极欲培养他成为一代大艺人耳”。这个当时还叫阿安的孩子,才知道师父对自己期望之深。师父给他取了一个名字:黎明。高剑父的暮年之时,有徒如黎明,此托付,重过万里关山。 黎明作品《秋原健翮》 2009年 纸本 183×183cm家国 上马杀贼,提笔作画

“黎明先生作为高剑父的学生,是当代岭南画派第二代传人赵少昂、关山月、黎雄才、杨善深四大名家相继谢世之后,唯一一位健在画坛上的高氏门下的嫡传弟子。”在本次黎明的画作精品展的序言中,广东省政协常委朱仲南写道。

昔日的弟子阿安,如今同样名满天下。

有趣的是,师徒两人的人生轨迹,竟也如此的交辉相映。

东渡归来后,“二高一陈”相继成为同盟会的会员。在高剑父的积极努力下,1909年广州成立同盟会广州分会,由高剑父任分会长。会员达两千多人,主要是发动广州新军盟员,于广州新军起义和黄花岗起义中曾起组织和配合作用。

后来,辛亥硝烟渐渐散去,高剑父的革命生涯也归于平静。

其后的他一度投身“实业救国”,赴景德镇重振瓷业。但“宋教仁遇刺的枪声击碎了他的梦想”,天下重归乱局。

他重拾画笔。

二高一陈,岭南画派,横空出世。

有人评价高剑父“上马杀贼,提笔作画”,一代英才。

而作为他的弟子,黎明,这一路也与家国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

身连粤港澳三地的他,虽也曾遇战争,但总归是身处太平年代为多。

作为一名在外多年的游子,他对于故土,总是牵挂。

他一开口说起祖籍的“南庄河窖村”,乡音不改;

他回忆少时故乡,仍记得与祖母“先是坐车到广州,随后从广州坐船到南庄河窖村”。

他曾带着儿子女儿到广州、西樵山等地四处走走。

“其实很多华侨都是爱国爱家乡的。有时间还是想多回去看看,孩子们也应该多回家乡,与故土培养感情。” 他说。

他在两岸三地举办画展,他的花鸟、山水、人物,让人看见两岸一脉的文化与情结。

他热衷于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不顾年事已高,常年奔波于两岸三地、东南亚以及欧美各国之间,举办画展和联展、组建画会、教授子弟、传播岭南文化等,乐在其中。

2009年,在黎明以及高剑父家人的努力下,一代宗师高剑父先生之墓终由香港正式迁回广州银河公墓统战园。对于宗师的魂归故里、叶落归根,他深感安慰。

师徒两人,一腔家国情怀。

“岭南画派从诞生之日起,就充满着强烈的家国情怀,这是中国真正的传统士人精神,却偏偏是我们当下所忽视的一部分。在今天,重提岭南画派,我认为首先应该注意到高剑父以及受其影响的,包括关山月在内的岭南画派二、三代画家将艺术与国家与民族联系到一起的艺术理念与价值观。”高剑父纪念馆馆长李琰曾说。 黎明作品《秋原健翮》 2009年 纸本 183×183cm脉韵 从春睡到春潮

岭南画派到今天,已然走过了100多年的历史。

画脉之初,原是这样的使命重重:高剑父“深深感到传统国画的笔墨,已无法承载政治革命的时代需求”,必须“吸收各国古今绘画之特长”,方能造就“现代绘画的新生命”。

对于各种新式兵器和工业产物,高剑父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他将飞机、坦克率先搬上中国画,呼之为“天地两怪物”。为了拿准飞机的神髓,他还特意乘机翱翔,在空中写生。

这是“新国画”,是中国传统国画中的“革命派”。

20世纪20年代,高剑父在广州创立春睡画院。

那真称得上是南国近代美术史上的黄埔军校。

方人定、苏卧农、赵少昂、杨善深、黎雄才、关山月、司徒奇、黎明、叶绿野、陈金章、杨之光、刘济荣、欧豪年等一大批杰出艺术人才,皆出自这里,而这一代艺术家又培养出了梁世雄、林墉、林丰俗、郝鹤君、陈永锵、周彦生、刘书民、陈新华、梁如洁、方楚雄、许钦松、李劲堃、苏百均、张弘、张彦、陈湘波、方土、安林、方向、刘思东、林蓝、陈朋等优秀艺术家。

岭南画派,代有才人。

作为岭南画派的第二代传人,黎明“是当代真正的一位岭南画派的继承人……在他的作品中,其一是以自然为本,重视写生,充分发挥了传统笔墨性能,在描绘或反应现实事物,其中以岭南画派革新派的精神,主张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勇于突破,创造性的发展着岭南画派。”(美术评论家贾德江语)

高剑父强调师法自然,重视写生,充分发挥传统笔墨的性能去描绘与反映现实事物。在创作中,黎明始终坚持恩师的理念。“大自然中的一切都是我的老师,它能给你最直接的感受,给你灵感。所以在写画时,不论在物象的比例把握上、形体块面的转折处理上、形体体量的斟酌上,还是在形象动势的捕捉上、光影的铺排运用上,都要精妙而适度,从而予人栩栩如生的感觉。” 他说。

作为高剑父的嫡传弟子,黎明始终跟随先辈,不遗余力地推动岭南画派的发展。 1947年,包括关山月、黎明等在内的青年画家,在高剑父的支持下于广州组成了“春潮社”画会,继承了高剑父的艺术主张,又各自延续和发展着“春睡”精神;1996年,黎明在香港地区成立“春潮画会”,延续“春睡”及“春潮社”的历史使命,培养了香港一大批杰出的绘画人才。

斯人远去,白云悠悠。从“春睡”,到“春潮”,脉在,韵在。

据说,黎明家“一门四杰”,他的妻子、女儿以及儿子在绘画上也成绩斐然。

据说,当年岭南画派刚诞生之时受非议,高剑父拜会诗哲泰戈尔时,泰戈尔对高岭南画派的“折衷派”主张颇为赞赏,被高剑父引为海外知音。

再回看,岭南画派这一脉,从“二高一陈”东渡归来的意气之相投,到岭南画派二三代传人的矢志不渝,都是一脉之人,一脉之心。

这就是知音,知己。

钱钟书说,欣赏中国画,最是三两知己,油灯之下,徐徐展开那一瞬间。

又见黎明,便是徐徐展开岭南画派百年的家国情怀与艺术心脉的那一瞬间。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又见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