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台湾人都是中国人 

全国政协常委 李崴   2017-04-27 22:59:45

2016年台湾大选在即,尽管大家对选举的看法各有不同,我也经常被问及。我们没有谁好谁坏的党派分别,也没有谁胜谁负的政权主观。社会的和谐、人民的安乐,就是我们佛教最大的心愿。然而,我在台湾居住60多年,还是被认为是外省人。外省人也好,总之也是中国人,但是我也因此不被承认是台湾人。

我星云出生于中国江苏都县,因为父亲在日本发动的南京大屠杀中失踪,寻父不着,就在南京栖霞山出家。我在出生地扬州住了12年,在南京和镇江住了12年,在台湾住了60年了,我即将90岁。尽管如此,我在台湾住了60多年,台湾并未承认我是台湾人,所以只有自称“台湾中国人”。

回忆60多年前,在那个威权的时代,佛教在台湾并没有发展的空间,但我凭借青少年时期对佛教建立起的虔诚信仰,不断到各乡镇、渔港、农村去布教,因为化世益人就是我的责任。那些听到我呼声的民众,他们也无惧于蒋夫人宋美龄以异教徒身份的权威压制,都站出来跟我一起共同呼喊:“咱们的佛教来了!咱们的佛教来了!”

那时候,一般人都嫌台湾花不香、鸟不语,《波茨坦公告》记载,中日战争后,台湾归还中国,这是牺牲二千多万人的生命,以血泪换取的胜利。因此,我怀抱一个中国人的心情热爱我们的台湾,比起满清把台湾割让给日本的无边罪恶,我更庆幸国民党光复台湾,让台湾重回中华民族的怀抱。

每逢台湾发生灾难,我都能感同身受,协助捐建和修复十余所学校、供给学童营养午餐、发起百万人兴建大学。60多年来,我和我的弟子、信徒们为台湾在世界办了5所大学、16所佛教学院,我办了电视台、报纸、出版社、中小学等。我也自觉这60多年,对台湾人心的净化和佛教的振兴,有了一点馨香的供养。

我这么喜爱台湾,认为台湾是我的,但不能否认,我还有大陆的故居、我的祖先、我的师长前辈,我不能不与他们共依共存。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在江苏宜兴的祖庭大觉寺早就化为草岭荒山,但到底那是穷苦岁月时接引我入佛的宝地,也是成长我慧命的地方。感念大陆政府鼓励我重建祖庭,现在的大觉寺超越过去旧有的建筑多倍以上,借此,也表达对国恩家庆的回报之意。

台湾2300万人最可贵的资产,就是百姓的慷慨善良,遗憾的是,每到选举,少部分人强烈的意识形态,让台湾族群分裂,社会对立冲突,人民与政府相互抗争,选民与政党交相指责。在蓝绿的政争之下,台湾人的温和有礼,可以在一夕之间荡然无存。

我毫不隐瞒反对台独的想法,因为我生逢乱世,一生历经北伐、土匪横行、军阀割据、中日战争以及国共内战。当时生灵涂炭的苦难,时隔八十年,记忆犹新,因此,对于两岸之间,我主张和平,因为战争的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许多人说台湾的崩坏,是不负责任的政客、盲目的选民与造谣的媒体所造成,三者恶性循环,扭曲了民主的价值与法制的精神。更令人忧心的,在政治选举的操弄下去中国化,对于中华文化、国族意识、家族源流的漠视与遗忘,让许多人背弃自己的传统,忘失了自己的根源。

这里我们所说的中国,是五千年中华文化孕育的历史中国、文化中国、全民中国,是民族血肉相连、不能改变的中华民族。你说,我们能称作英国人吗?我们能称作德国人吗?我们能称作日本人吗?所以,坦诚的告诉大家,我们都是炎黄子孙,这是无法改变的历史事实。台湾人的祖先,哪一个不是中国人呢?除了李登辉先生之外,大家都不能否认自己是中国人。现在,台湾有少数人倡议台独不肯讲中国话,主张要讲台湾话。请问台湾话是哪里的话?台湾话不是福建话吗?福建话不也是中国话吗?在台湾,我们每一个人,从小到大接受中华文化的滋养,这是我们共同的根源。假如我们两岸慈悲,共同以中华文化救台湾,还怕未来没有出路吗?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星云大师:台湾人都是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