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宇:这位“刀客”不太冷

文/ 曹斯   2017-04-27 22:59:34

他是“拆弹专家”,人体大脑里复杂的畸形团,他在显微镜下层层解开。这位“刀客”不冷,对患者温柔对肿瘤从不手软。他是王向宇,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广州华侨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教授。

他擅长显微神经外科手术技术,治疗各种复杂肿瘤、血管畸形、动脉瘤,尤其是脑中线深部及脑干病变手术;熟练抢救重型颅脑外伤疾病,对长期昏迷患者的评估和治疗较有经验。熟练治疗神经系统先天性疾病和小儿神经外科疾病。

这一天,有两位病人回来找他复查。他们都是王向宇的”生死之交“。

为“拆弹”六小时不吃不喝

一个5岁的男孩快乐地跑进王向宇的办公室,冲着眼前这个头发有些白、高高大大的医生伯伯微微一笑。“来,我看看你!”王向宇仔细检查了男孩头上的疤痕,“嗯,恢复得不错!”男孩叫小旭,妈妈赵女士说,王向宇是他们全家的恩人。因为小旭的右脑曾经有着一个大且深的畸形团,血管杂乱地交叉在一起,被很多医生判了死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遇到了王向宇。温柔细心的王伯伯,改变了小旭的命运。

“太艰辛了!”回想起小旭的求医路,赵女士的眼泪没忍住。今年4月至今,她已记不清带小旭跑了多少家医院。“孩子之前就有头晕症状,4月开始喷射性呕吐。跑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脑血管动静脉畸形。”

小旭的畸形团又大又深,几乎占据了他整个右脑。赵女士说,“为了带他看病,我上网一个个医院找专家,每次看完把医生建议记录在本子上。医生看到孩子这个情况都摇摇头说,手术难度太大了,分分钟上了台就下不来。”

跟在妈妈后头找医生的小旭,至今还会喃喃自语,“不能做,不敢做,放弃……”赵女士说,这些词都是他从一些医院听回来的。

当时,赵女士觉得心都碎了。偶然在网上看到王向宇的名字,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来到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从第一次见王向宇,到最后手术,赵女士一家人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我们压力很大。有亲戚反对我们给孩子做手术。但不做,会没命;做吧,手术风险这么大,我们赌不起啊!”赵女士找王向宇沟通了很多次,将所有纠结、为难,一一倾诉。“有一次我来找他,碰巧他在开会,知道我来了,特地从开会间隙抽空出来,又解释了一遍。”赵女士说,打动她的一是王向宇的专业,二是他的耐心,三是他的诚恳。“孩子的病情、方案、风险,说得一清二楚。”赵女士清楚记得,王向宇分析,小旭的手术非做不可,但有2%的死亡率,还有3%的脑瘫可能。王向宇还请来了小旭的父亲、爷爷、奶奶等亲人,一一介绍手术方案。“他是个大教授,却为我们花了这么多时间,怎能不感动。”赵女士至今很感慨。

这位“刀客”不冷,对患者温柔对肿瘤从不手软。王向宇坦陈,他压力不小。“可看到小旭,我就想到自己同龄的小儿子。如果不做,有个炸弹在他脑子里,日后怎么办?”王向宇经过了一番考虑,“而且此前,我知道外地一个医院的患儿错过手术机会,最后导致了无可挽回的后果。关键在于,我做过这种手术,我有信心。”小旭家人的充分信任,给了王向宇更大的勇气。7月29日是手术的日子。为了一次性地“解开”小旭的畸形团,王向宇选择的是“一站式复合手术”。

在手术的关键阶段,他不吃不喝六小时,在显微镜下剥离着小旭大脑中的“炸弹”。15小时后,王向宇走出了手术室。“我清楚记得那天,王主任是扶着门框出来的,眼睛布满血丝。他对我说,手术成功了。”赵女士说,当天在外等候的家人都喜极而泣。王向宇还对赵女士说:“有什么问题,以后随时找我!”“这个手术我亲自做”

同一天来复查的陈韵(化名)也是这位温柔刀客的“粉丝”。这位两个孩子的妈妈,扎着头巾,新生的短发从帽子边缘露出来。

2016年8月6日,是陈韵(化名)产后的第二天。这天,她一共昏迷了三次,家人慌忙把她送去医院。医生说,她在靠近脑的中枢部位,长了一个脑膜瘤。脑膜瘤随着怀孕期间孕激素、雌激素的升高而长大,已到临界点。陈韵随时会因为这个瘤丧命。其实,在陈韵怀孕七个月时,她就开始走路不稳,情绪敏感,甚至出现视听幻觉。但当时,身边的所有人都认为这就是孕妇的“日常”。

昏迷的陈韵被转到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得知转来一位非常严重的患者时,好不容易周末能休息一下的王向宇赶回了医院。“这个手术我亲自做。”他笃定地说。陈韵丈夫孔先生,感觉压力很大。“医生说,不做她会没命。如果做,由于是产后5天,身体状况、凝血功能和平常人不一样,大大增加了手术风险。”王向宇专业分析,耐心讲解,最终让孔先生和家人下定了决心。

手术如期进行,非常顺利。8月11日,手术第二天,陈韵就醒了。“听大家说起来,我才知道当时多危险,自己捡回一条命!太感谢王医生了。”陈韵说。面对病人的谢意,王向宇总是乐呵呵地说:“这就是我的职责所在。”

(本文由广州华侨医院供稿,标题有改动。)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王向宇:这位“刀客”不太冷